都市言情 美利堅傳奇人生 起點-第2043章 戳痛閲讀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美利坚传奇人生
找职业赛车手来陪女儿赛一场?
这种事在普通人听起来,自然是异想天开。
可对李子涛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就是钱吗?
凡是能够用钱来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
更何况,李氏还是神盾、阿尔法·罗密欧、法拉利的控股人或大股东。
“法兰帝,要技术最好的车手,那些过于莽撞和带有潜在威胁的就算了。”
举办这场比赛,让珀尔开心是一方面,安全是另一方面。
他可不想看到在自家的赛车场里,出现什么难以预料的意外事件。
“爸爸,爱死你了。”
珀尔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像个挂件似的悬空着。
“好了,说说看,这车是从哪来的?”
李子涛看向路边的阿尔法·毒蛇问道:“当然是莉莉丝姐姐借给我的。”
“她为什么要把这辆车借给你?”
李子涛觉得有些奇怪,要知道这是莉莉丝最喜欢的车。
“我不知道,是她把车开到学校的。”
这算是什么?
划清界限,要把送出去的东西还回来?
可为什么偏偏是玛丽送的,而不是自己送的?
无数个问号在脑海里盘旋不定,李子涛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去见一次她。
……
纽约,刚下飞机李子涛就得到一个坏消息。
莉莉丝去了佛罗里达,徐氏综合医院在那边的新分院要开业了。
“什么时候的事?”
李子涛的表情不是很愉快,她是在故意躲着自己。
佛罗里达的新分院既然要开张,为什么没人通知他?
“莉莉丝小姐原本并没有打算去的,是今早临时决定……”
事情已经很明显,莉莉丝是在故意躲着他。
她不想要见面!
可她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李子涛的能量,还是说她认为自己已经可以单飞了。
“让她待在原地,我们现在去佛州!”
飞机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检测,加油。
可也用去三个小时。
李子涛一直耐心的待在飞机上,思考着见面后的谈话该如何展开。
……
佛州,徐氏综合医院门前。
剪彩结束后,莉莉丝第一时间就想要离开。
但她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
同时,丹尼拦住她的去路。
“是他让你这么做的。”莉莉丝有些失落恼怒的看着他。
丹尼没有出声,可他的沉默已经回答了莉莉丝的问题。
除了李子涛,还有什么人能让他违背自己的命令。
“所以,我连不想见他的自由都没有?”
莉莉丝重新回到座位上,冷声自嘲的说道。
“我认为,你们还是谈谈的好。”
丹尼说出自己的想法,躲是不能躲一辈子的。
他们毕竟是父女,难道真的要闹到像是仇人,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好,我等着。”莉莉丝转动椅子,背对着他望向窗外。
整死总裁未婚夫
这番态度表达出的含义,可不像是友好的举动。
……
当李子涛赶到佛州,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酒店餐厅里,两人面对面而坐。
莉莉丝双手环抱在胸前,表情冷漠的望向窗外。
看她一副‘没得谈’的态度。
李子涛先是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想要发笑。
真是个倔强的孩子!
“要吃点什么?”李子涛拿起菜单问道。
“我没胃口。”莉莉丝冷漠回答。
“两份煎蛋,面包要全麦的,还有一杯热牛奶,一杯威士忌。”
大清早的就喝威士忌,侍应的表情有些奇怪,但也只是多看了两眼。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说了不吃!”莉莉丝蹙眉说道。
“生气没有关系,但别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记住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这里没有革命。”莉莉丝反驳的说道,完后立刻就后悔了。
但她仍然强撑着不愿低头,对她和母亲忠心一生的科利亚死了。
不是死于意外,不是死于他人之手。
而是死在她最信任,最依赖,认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可以依靠的人。
她的父亲手中。
还有比这更滑稽、可笑且不可理喻的事吗?
莉莉丝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把这件事放下。
因为她已经试过了,得到的答案每次都是‘No。’
“实际上,并不是我杀了科利亚,而是他自己。”
听到他的解释,莉莉丝更觉得愤怒,他连承认的勇气都没了吗?
“是他坚持要继续做下去,才会被人抓到把柄,并且牵连到你,也是他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自己惹出来的麻烦。”
“可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莉莉丝的语气变得无力。
“是,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李子涛并不否认这点:“可如果他没有善做主张,回去再次重操旧业,你怎么可能被牵连进来?”
“你知道为了让你和他与从前划清界限,我做了多少努力吗?”
李子涛看着她正色道:“不,你不知道,也不关心。”
“你只关心科利亚死了,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一个男人的选择。”
“你该尊重他的选择,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孩子一样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他本不想戳莉莉丝的痛楚,但她越来越不理智。
陷入内疚和自责无法自拔,情况也愈演愈烈。
李子涛必须制止事件继续发展下去,因为他担心最后莉莉丝会伤害到自己。
残剩的青春
重情重义是好事,但必须要学会接受现实。
现实就是:这个世界无论缺少了谁,都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
少了科利亚,还有埃利亚,达利亚,帕利亚,弗利亚……
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就算李子涛也一样。
哪怕明天李氏就此消失,引起的动荡也只是暂时的。
世界仍然会继续转动,人们也会继续自己的生活。
过几年再看,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所以,他的死根本无足轻重,没人会在意,对吗?”
莉莉丝咬着嘴唇,眼眸不甘的问道。
“当然不,你会在意,他的家人会在意,还有那些关心他的人会在意。”
“但这份在意应该用正确的方式来表达,你可以帮助他的家人获得更好的生活,确保他们的安全,给他们一些补偿。”
“但绝不是用现在的方式,试图把问题推到别人的身上,借此来减轻自己的愧疚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