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三國之棄子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要命錢看書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顾成把玩着珠宝的时候,门外一个仆人汇报道:“大人,郝家的郝仁向来求见大人!”
顾成有了规矩,在没有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他的房间,特别是他在观赏收获的时候。除非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有人带着大量的财宝过来孝敬的时候,才有人敢靠近上来汇报。即便是如此,前来汇报的仆人也只能在门外,不能走进去,更不能眼睛乱看。
“郝仁?让他进来吧。”顾成倒是见过郝仁一两次,有点印象的。
得到指示的仆人立刻就退回去大门处,给在大门外等候的郝仁传信。
郝仁这次是来行贿的,所以带了好几个大箱子过来。是个人都知道这里面绝对是数量惊人的财富。而负责搬运的就是以陈品为首的刘军小队。他们是奉了刘玉的命令来保护郝仁,不用郝仁说,他们就承担起了苦力的责任。当然了,他们身上都有兵器隐藏。
“我家大人让你进去!”仆人对郝仁说道。
紅 龍 咆哮
郝仁从袖口处拿出一块金子,不动声色地递给了仆人,笑道:“有劳了!”
掂量了一下分量之后,仆人心中大喜。
主人顾成都是一个贪婪之徒,他的仆人和部下也都是一样的。若不是没有这块金子,这名仆人还不愿意为郝仁通报呢。
于是乎,郝仁带着几个人抬着几个大箱子来到了顾成所在的房间外。
顾成一听郝仁带着几个大箱子过来,立刻就将自己身边的美女和舞女全部叫走,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啊。
“哈哈!郝兄!许久不见,吾甚是想念啊!”顾成一脸正经地走出了房间迎接郝仁。
郝仁急忙上前,卑躬地说道:“顾大人言重了。在下俗事缠身,不能每日前来请安,是在下之罪啊!”
顾成的眼神瞄了一眼郝仁身后的大箱子,心中估摸了一下分量,更是亲切地拉着郝仁的手,说道:“你我许久未见!来!进去再谈!”
就这样,顾成和郝仁两人都进了房间。同时几个大箱子就被搬进了房间之内。其余人等都站在门外,没有去打扰顾成和郝仁。
顾成的目光都在几个大箱子之中,完全忽视了郝仁的存在。
郝仁心中鄙视不已,但这正是他想要的。
“大人,在下这段时间做了一些买卖,赚了不少。想到大人一直照顾在下,心中一直想念。大人一直以来是两袖清风,一般的俗物肯定是污了大人的眼,所以今日特意备了一些土特产,聊表寸心,还望大人模样推辞。”郝仁很是恭敬地说道。
顾成听完这话,心中很是舒服。他是很贪财的,不过和其他官僚一样,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在意的。郝仁说得多好听啊,这才是真正会办事的人。
不过顾成倒是有点怀疑郝仁是不是真的那些土特产过来啊。穷乡僻壤出产的东西,顾成可是看不上啊。
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郝仁让人将大箱子都给打开了。
一打开之后,几个大箱子就露出了大量的财宝。
明晃晃的,顾成都看呆了,有点激动地说道:“何必如此呢?破费了!破费了!”
说完话之后,顾成就对自己门外使了一个眼色,立刻就有几个人将郝仁带来的箱子给搬走。
“娘的!这可是老子这么多年来搜刮来的全部财产!这么简单就想着拿走,就不觉得烫手么?”郝仁心中强忍着要打人的冲动。
郝仁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野望,把自己全部的财产都给拿出来了。为的就是今天之用。不过郝仁也相信这些财富最终会回到自己的手中,顾成也顶多是为自己保管一下而已。
“来人!快上好茶!”顾成收了礼物之后,对郝仁很是客气。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之前来献礼的黄三,到走的那一刻都没有喝上一杯茶水啊。可见郝仁这次真的让顾成非常的满意了。
郝仁和顾成对饮了一杯茶。茶叶是非常不错的茶叶。郝仁都觉得顾成非常会享受了。
顾成想到刚才郝仁说做了生意赚了不少,对于财富的渴望,他不由得主动问道:“郝兄最近在做什么营生啊?看你的样子,似乎很不错啊。”
郝仁笑道:“小打小闹的,入不了大人的眼。说出来就丢人了!”
“唉!这商贾之事,乃是利国利民的大事。若是郝兄不说,吾也不多言了。”顾成也懂的以退为进的。
郝仁见状,就知道这家伙上钩了,于是说道:“也罢。大人这么照顾在下,在下也不藏着掖着。其实吾最近是在做粮食生意。”
顾成立马就明白为何郝仁会赚钱了,原来是盯上了目前最为宝贵的粮食啊。由于刘军进攻东吴,东吴现在可以说是青黄不接,粮食价格直接往上升,根本就看不到顶。做粮食生意的商贾自然是大赚特赚。
而且顾成也想到了郝仁今天前来肯定不是简单的送礼,一定是有事情要求他。如果是做粮食生意的话,整个海阳城的粮食生意都在顾成的手下。顾成一直把控着这一块,心想郝仁肯定是想在海阳城开店,得知情况之后才上门的。
豪门闪婚:boss男神太难缠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了!”顾成简单地应了一声。
郝仁装出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时不时打量顾成,故意被顾成发现。
顾成心中发笑,这种感觉他最喜欢的了。
郝仁最后忍不住地说道:“其实大人啊!在下有件事情想要和您商量一下。”
“哦?郝兄有事大可直说啊!何必吞吞吐吐呢?”顾成直接说道。
“是这样的!海阳城在大人的治理之下很是繁华。这商贾之道讲究的就是流通。吾想要在海阳城开一家粮店。但打听得知,这粮食一块,大人都是亲自在抓,所以特意来此!”郝仁说道。
“这事啊!确实有点难办。”顾成是收了礼,可是他觉得还不够分量。
郝仁暗骂顾成贪心,不过他正好利用其贪心!
“大人,吾也不贪心,只想在海阳城有一个分店就可以了。”郝仁说道。
“分店?这有点难办。”顾成是贪婪,可他却对粮食很是看重。
乱世之中粮食最为金贵,颇有生意头脑的顾成是清楚的。整个海阳城及其周边最大的粮商其实就是顾成他自己。东吴也算是鱼米之乡,粮食价格在之前是很低的,所以顾成经常将粮食贩卖到北方,赚取差价。现在有人敢在他的嘴里夺食,他可是非常不爽的。
“大人啊,只要您答应了。在下每个月都可以给出三成的利润。”郝仁提出了一个十分让人心动的提议。
换做其他人,三成的利润就可以当场答应下来。可顾成习惯了自己独吃粮食贸易这一块,有点不太乐意地说道:“郝兄,你也知道民以食为天,本官向来爱民如子,所以这粮食贩卖,本官一直都是慎重的。至今还没有人敢来涉及到这块。”
郝仁心中大骂顾成:说什么爱民如子,实际上不就是为了方便自己捞钱么?谁不知道你顾大将军利用海阳城的便利,把东吴的粮食贩卖到北地去啊!
按照神武朝廷对东吴上下的渗透,像顾成这样的人应该是极力拉拢的。可是顾成却不接受神武朝廷的拉拢,他要的是自己过得舒服,对于什么朝政、争霸压根就没兴趣。海阳城也威胁不到神武朝廷的利益,所以“暗部”就对顾成有其他的动作了。
郝仁也明白顾成之所以迟迟无法决定,是因为自己这边的开价还不够,没有让顾成得到好处。
“大人,若是大人能够首肯在下在海阳城开店,在下这次进献大人五百石粮食!为大人,为海阳城的百姓做点事情。”郝仁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底牌。
“五百石粮食!”顾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盛世的时候,五百石粮食也就那样了。但在如今战乱的时候,五百石粮食的意义是什么,顾成非常的清楚。拥有这么多的粮食,绝对有着巨大的话语权。顾成根本就没有想到郝仁会把这么多的粮食给贡献给自己。顾成现在就要琢磨一下了。
做生意的人,无利不起早。能够拿出五百石粮食来贡献的,就意味着他可以赚回五百石粮食的利润。顾成觉得郝仁拿出这么大的手笔,所图非小啊。
“大人,在下已经倾其所有了。若是大人还是忧国忧民,在下只能告退了。”郝仁紧接着说道。
郝仁觉得自己给的已经够多了,要是顾成再不愿意,那他就无能为力了。
顾成直接说道:“郝兄,咱们不说二话,你拿出这么大一笔的粮食,恐怕所图甚大。要是不说清楚,本官可不会让你走出这个大门啊!”
是的,顾成不会轻易让这么大的一笔钱从自己眼前溜走,他需要知道得更加清楚而已。
郝仁笑了,他知道顾成已经动心了。只要顾成动心,那事情就好办了。
“大人,吾有一笔非常大的生意,不知道大人有没有兴趣听听呢?”郝仁脸色变得非常的严肃。
从表情就可以看出郝仁要认真起来,顾成立刻就感觉到了不一般,于是说道:“是什么买卖?”
“和大人的一样,把东吴的粮食运到北方去!”郝仁笑眯眯地说道。
顾成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顾成是经常将粮食运往北面去贩卖赚取利润,可这些都是秘密进行了。如今郝仁公开提起来,顾成就感受到一股威胁。
“汝这次的买卖多有多大?”顾成不动声色地问道。
郝仁想都不想地说道:“两千五百石!”
“什么?两千五百石!”顾成都站了起来,这郝仁真是大手笔啊。
郝仁拱手说道:“大人你也知道。这神武朝廷为了讨伐吴国,已经动了根基。吾收到消息,中原的粮食价格是节节攀升。想想看,两千五百石粮食可以卖多少钱呢?在整个新都郡,也就是只有大人您有办法可以运到北地,所以吾就来和大人商议了。不知道大人您有没有兴趣呢?当然了,这生意当然是长长久久的,所以在下需要在海阳城有一个店面。”
顾成沉思了起来,可是他却被两千五百石的粮食给迷晕了,根本无法静下心来。
“你真的有两千五百石粮食?在何处呢?”顾成眼睛直盯着郝仁。
郝仁表现得很诚恳,说道:“两千五百石粮食自然已经准备好。不过想要运到海阳城,很是麻烦。要知道一路上那么多的关卡,吾实在是没办法啊。”
顾成笑了,郝仁说了那么多,只有最后一句话是真的。在顾成的心中,郝仁是想趁着乱世大发一笔横财。可即便是看到发财的机会,也要有实力才行。两千五百石粮食那么多,肯定无法一次性运到其他地方。放眼整个东吴,也就是海阳城这边有这样的实力了。
“你的意思是说,需要吾给你一个通关文牒?”顾成想着一定要从这笔生意之中大捞一把。
郝仁脸上的笑容都变成一朵菊花了,他拱手说道:“若是有大人的通关文牒,那就太好了。”
顾成摇头晃脑地说道:“通关文牒也是小事一桩。不过汝有两千五百石粮食,居然只给本官五分之一。汝觉得合适么?”
郝仁暗骂顾成真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居然还嫌弃五百石粮食还不够。
“那大人的意思是?”郝仁询问道。
“通关文牒,甚至是派人却协助,本官都可以提供给你。不过本官不需要五百石粮食,在;利润上本官和你要三七分成。你三我七!”顾成很不要脸地说道。
顾成觉得自己是吃定了郝仁,因为郝仁已经把事情都说出来了,就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如果他要是不答应,顾成就可以直接将其抓起来,随便定一个罪名就可以了。
郝仁怎么可能不答应,他心中巴不得顾成早点答应,于是装模作样地为难道:“大人实在是为难在下了。嗯,也罢!就依了大人!”
目标达成,顾成呵呵笑道:“好!痛快!以茶代酒,共饮一杯!”
郝仁也是赔笑地和顾成对饮了一杯茶,心中讽刺道:有命拿,没命享。吾的钱财可以随便收的么?那可是要命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