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1162、何足道哉閲讀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没有人知道顾晨究竟是谁?直到顾晨离开会场,乔治也没有察觉出顾晨的真实身份。
但好在赵赫接管了案子。
这边,在赵赫的对接下,安排同事去做笔录登记。
而自己则继续跟着顾晨,一起返回到南城分局。
此时此刻,一名穿着便装的光头男子,正坐在办公室里等待几人。
赵赫一推开门,直接惊道:“吴队,你们回来了?”
“你这小子。”吴乾丰站起身,直接指着赵赫的鼻子甩了甩手指:“让你去把江南市的同僚接到南城分局,可你倒好,人都被你拐跑了。”
“冤枉啊。”闻言吴乾丰说辞,赵赫赶紧叫苦道:“吴队,我也想按照您的吩咐,把江南市的同僚们接到分局来,可顾队长要去调查案子,不愿耽误时间,我也是没办法,只能先带他们去办案。”
知道自己应该要先将顾晨几人带回分局,然后再去办理案子。
可毕竟顾晨做事有自己的风格,赵赫如果居于老一套流程,感觉会得罪这个年轻队长。
一面是自己刑侦队的吴乾丰,另一面是江南市芙蓉分局的刑侦队长顾晨。
赵赫感觉自己夹在中间,怎么都不好平衡。
由于顾晨是客,有时候得顺着客人的意思。
顾晨见自己的工作给赵赫带来麻烦,也是主动走上前解释道:“是我让赵警官带我先去办案的,这不怪他,怪我太急。”
“我只是怪他不懂礼貌,也没别的意思。”见顾晨替他说话,吴乾丰走上前,与顾晨握手寒暄:“我是南城分局刑侦队队长吴乾丰,欢迎江南市的同事们。”
“我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很高兴见到你。”顾晨也自保家门。
可这一说,倒是把吴乾丰惊了一下。
他几乎雷同上演了跟赵赫见到顾晨时的第一反应。
于是赶紧上下打量起顾晨,心中感觉不可思议。
要知道,这年轻小伙,看上去才刚工作几年,却能干到跟自己同一级别。
要说不嫉妒,那肯定很假,吴乾丰此刻就嫉妒的不得了。
凭什么自己辛苦多年才干到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这么年轻就能跟自己同一级别?
凭什么?
吴乾丰脑海中的小人再一次发问。
见吴乾丰愣在当场,顾晨也是眉头一蹙,忙问道:“吴队长,你没事吧?”
“啊?”有些失神的吴乾丰闻言,这才从脑海中小人的斗争中缓过神来,淡笑着回道:
“真想不到,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竟然是个年轻小伙,你好像跟赵赫差不多大吧?”
瞥了眼身边的赵赫,吴乾丰有怨气无法发泄,只能找他说事:“小赵啊,你看看,同样都是年轻人,人家顾队长都已经这么优秀了,你看看你,到现在办事都还不利索。”
“那您还不是跟顾队一个级别。”赵赫心中不悦,嘴里小声念念碎。
然而却被吴乾丰听见,忙问道:“你在嘀咕什么?”
“啊?我……我在说,我要向顾队学习,向他看齐。”慌忙中,赵赫随便敷衍。
百炼成皇
吴乾丰瞪他一眼,这才笑脸盈盈的看向顾晨:“你看我手下这些人,还真不让人省心的,没怠慢顾队吧?”
“没有。”顾晨摇头,这才赶紧将其他成员一一介绍给吴乾丰。
吴乾丰这边,也简单将办公室成员,简单介绍给顾晨。
两方人简单的寒暄几句后,顾晨便直接进入正题。
“刘远,在我们江南市,绰号‘飞贼刘’,是个极难对付的盗贼,但好在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但现在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
瞥了眼赵赫,为了让赵赫在吴乾丰面前挽回些存在感,顾晨刻意说道:“这个问题,就由赵警官跟吴队说说看吧。”
“我?”还在开小差的赵赫一听,瞥了眼盯住自己的吴乾丰,当即站直身体道:
“事……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根据顾队提供的基本时间信息,可以知道,飞贼刘,也就是刘远,在会展中心经过两次换装,成功躲避监控,来到了H品牌珠宝的招待酒会现场。”
“而也就是在这场招待酒会现场,乔治先生的珍贵古盒,连同珍珠项链一通丢失。”
“这个我已经从小李那边知道了。”深呼一口气,吴乾丰瞥了眼顾晨道:“顾队长,那你觉得,这件事情蹊跷在哪里?”
“很简单,有人打这个古盒的主意很久了,而且很早之前,就在对古盒仿制方面下功夫。”
“现场那具仿制古盒我也看过,做工非常精美,除了是赝品属性外,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而且要将赝品古盒,做到用肉眼难以识别,我认为,肯定需要对正品进行细致观察,这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而且还要有样品在手。”
“难道是乔治将古盒借给过他人?”吴乾丰问。
顾晨摇头:“根据乔治自己的说法,他从没有将样品借给过其他人,所以我断定,偷盗古盒者,必定是从其他途径,模仿出古盒的细节,有可能不在乔治这,而在于其他三个古盒。”
“可是。”赵赫闻言,有些不解道:“可是那个乔治不是也说了吗?其他三个古盒,都在欧洲王室手里,怎么可能让窃贼拿到手模仿呢?”
“那只是他的说法。”王警官从顾晨身边站了出来,也是给出自己的看法:“在我看来,乔治之所以会这么说,显然只是在抬高他手中古盒的价值罢了。”
“要知道,他都能从欧洲王室手里淘到古盒,那为什么欧洲王室,不会将手里的古盒卖给别人呢?”
“有道理。”听闻王警官这么一说,吴乾丰默默点头:“这年头,毕竟有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
“那这么说来,盗窃者是通过模仿其他古盒的外观,做出一件仿制品,进而对乔治进行了偷梁换柱?”
“就是这个意思。”顾晨默默点头,随后掏出手机,将自己在现场拍摄的邀请名单表拿出,道:“这些是我搜集到的参会者,已经让乔治进行核对统计,估计数据很快会出来。”
“我也同时相信,会场人物跟邀请函上的人物,肯定会出现不匹配的现象,因为飞贼刘乔装进入了会场。”
“而他之所以能进去,或许手里有邀请卡,但邀请卡是从哪来的,这是一个调查方向。”
“可是……”吴乾丰犹豫了一下,忙问顾晨道:“可是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飞贼刘的住所,那直接蹲点不就行了?”
“那万一他没有将赃物待在身边,并且不承认赃物是他所偷呢?”顾晨反问。
吴乾丰愣了一下,也是默默点头:“你说的也很有道理,所以你想……”
“我想让他人赃俱获,在蓝山市抓他个现行,要知道,飞贼刘已经在江南市销声匿迹很多年了,这时候将他人赃俱获,可以算得上圆满。”
顾晨也是见自己心中的想法一一道出。
吴乾丰闻言,也是默默点头:“行,那需要我们怎么配合?”
“我已经让赵警官的同事,在会展中心案发现场,对这些来宾进行身份核准,还让乔治负责统计。”
“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无非就是安静的等待。”
“等?”闻言顾晨说辞,吴乾丰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勉为其难道:“那行,我们就在这里等。”
瞥了眼赵赫,吴乾丰又道:“小赵,你负责对接那边现场的同事。”
“是。”赵赫得到指令,赶紧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随后,吴乾丰给几人倒上热茶,跟顾晨几人在办公室拉拉家常。
顺便让手下人对顾晨所提供的监控细节进行排查,力求能在监控中捕捉到刘远。
此时,顾晨抿上一口茶水,这才又道:“另外,你们最好查一查会展前一天关于刘远的动向,毕竟那些放在会展中心维修厕所,以及格子间小仓库里的衣物,可不是突然出现。”
“对。”闻言顾晨说辞,吴乾丰立马又对众人道:“就按顾队的意识办。”
“是。”
有吴乾丰叮嘱,手下人也是听话应道。
此时此刻,赵赫那边传来动静:“吴队,乔治那边已经排查清楚,有个叫钟强的代理商并没有到场,但是邀请函却是钟强的。”
“什么情况?说清楚。”吴乾丰见情况有了进展,赶紧问道。
“就是乔治那边,跟保安进行了邀请名单的确认,确认所有人都是凭借名单册到场。”
“但是在对这些代理商、经销商进行确认时却发现,大家并没有见过钟强的身影,跟钟强关系要好的几名代理商也打电话问过钟强本人。”
“那钟强是怎么说?”吴乾丰问。
赵赫又道:“钟强说,自己的手提包被人偷了,目前证件全无,就连身份证都还在补办中。”
重铸清华 因顾惜朝
“那就是说,钟强本人其实并未到过现场,而邀请函是被窃贼偷走之后冒名顶替的?”
“对,就是这个意思。”赵赫说。
“那他是什么时候被偷的证件和邀请函?”顾晨又问。
“昨天,昨天下午被偷的。”
“下午?”顾晨默默点头:“那我懂了,这钟强需要好好调查一下。”
“啥?”闻言顾晨说辞,赵赫有些不解道:“顾队,是钟强被人偷了证件,为什么调查他?”
“你傻呀?”听懂顾晨意思的吴乾丰,立马用教育的口吻说道:“钟强既然被偷了证件,那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主办方?而是选择不来现场也不说。”
“而且这时间上有些蹊跷,首先这仿制品做出来需要些时间,偷到邀请卡也需要时间。”
“那这个古盒仿制品,必须是先做好之后,再想办法盗窃邀请函,窃贼怎么就能保证百分百拿到邀请函呢?而且还能在提前一天的情况下,将伪装衣物放在会展中心的各处隐秘角落呢?”
听着吴乾丰的说辞,顾晨也是默默点头:“看来吴队是猜出了我的想法。”
“呵呵,何足道哉。”吴乾丰心满意足的摆摆手:“刚才赵赫这小子一说,我就感觉有点不对,毕竟不可能万事都凑巧吧?”
“没错。”顾晨默默点头,也是来回走在吴乾丰面前,道:“如果钟强被偷了邀请卡和证件,他或许还会去现场,当然,也有可能不去。”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钟强会去现场,那凭什么窃贼就那么自信,能在前一天准备好乔装的道具衣服?”
“如果钟强去到现场,而窃贼恰恰又拿着钟强的邀请函,两人在会场,因为身份的问题被保安质疑,那窃贼岂不是送人头?”
“这样一来,风险极大,窃贼所准备数日做好的假古盒,以及那串少做一颗的假珍珠项链,岂不是白白浪费?前功尽弃?”
“没错。”听着顾晨认真解释,卢薇薇也是站出来道:“这家伙没这么神机妙算,也不可能不清楚,这种未知风险。”
“一旦钟强来到现场,他等于是被当中揭穿,可即便是这样,窃贼却依然可以堂而皇之的手持邀请卡进入会场,如此淡定,似乎运筹帷幄。”
扭头看向众人,卢薇薇又道:“唯一可以解释通的,那就是钟强跟这个窃贼是一伙的,两人合起伙来坑乔治。”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这个钟强,也是害怕追究起自己,所以假装证件被偷,然后去补办身份证。”
“对啊,那这么看来,钟强跟这个窃贼有一腿啊,也就是跟飞贼刘有一腿?”袁莎莎也是惊呼道。
顾晨听闻几人的发言,也是默默点头:“你们说的都很对,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调查一下这个钟强,尤其是这些天的异常情况。”
“这个交给我来办。”吴乾丰顿时喜出望外。
之前自己还只是跟上顾晨的思路,可现在一瞧,江南市芙蓉分局的人,已经把具体情况分析出来。
当然,吴乾丰也是相当同意大家的意见,当即指示赵赫道:“你就根据顾队他们的意思,跟小李他们一道,重点调查一下这个钟强,一有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是。”赵赫大声应道,随后继续开展手头工作。
顾晨一时间成了闲人。
但吴乾丰看他的眼神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高手过招,从办案效率就不难看出。
此刻的吴乾丰也看得出来,顾晨绝非等闲之辈,年纪轻轻,所带领的团队就非常优秀。
有这种优秀团队在,案件的办理效率也会大大提高。
想到这些,吴乾丰赶紧客气道:“我们就别站在这里了,跟我一起去会议室,我们在会议室休息。”
“可是,我需要尽快得到调查结果。”顾晨并不习惯等待。
之前在芙蓉分局刑侦队,一直有何俊超配合,效率也是相当惊人。
但来到蓝山市南城分局,毕竟是人家的地盘,需要兄弟城市警队的配合,只能干等。
也瞬间顾晨有些焦急,吴乾丰笑脸盈盈:“不急,交给我手下这些人就好,我们就安心的在会议室喝喝茶,等待结果。”
“也行吧。”王警官并不介意等待。
毕竟在自己部门,大家各司其职也习惯了,突然来到异地,而且调查案件的各种资源调配都在人家手里。
你要说这功劳总不能让你江南市全部拿走吧?
吴乾丰要是不干点什么,这会让他觉得挺尴尬。
熟知这点的王警官,这才拍拍顾晨的肩膀,示意大家一起去会议室等待。
可这一等,就来到了下午3点。
原本顾晨以为中饭前能够出结果,可现在一瞧,或许高估了南城分局的工作效率。
看着王警官来回走动在自己面前,顾晨提醒道:“王师兄,你就坐下吧。”
“是啊老王,你就安心坐着吧,走来走去的有些晃眼。”卢薇薇也喝着茶水说。
王警官此刻拍了拍手:“这都几点了?那边竟然还没给出消息,要我说,还不如让我们自己下去做调查呢,至少能从钟强那里发掘一些新线索。”
“可现在就让我们在这里干等着,说实话,闷得慌啊。”
曾几何时的老王同志,也巴不得工作清闲。
可搭档顾晨之后,早已习惯了忙碌的工作。
突然让自己闲在这里,这已经让王警官有些不太自在,感觉自己就跟软禁一样。
想出去走走,却又怕吴乾丰那边突然出结果。
可不出去走走,自己都快憋坏了。
矛盾体附身的王警官,只能发起了小脾气。
顾晨则是笑笑说道:“也不用着急,如果调查方向是对的,那找到钟强的犯罪线索,应该不难,所以王师兄还是再耐心等等吧?”
“再等?”王警官低头看了眼时间,有些无奈道:“再等,就得去他们食堂蹭晚饭了。”
“那有什么不好的?我还正想尝尝这边的当地美食呢,也很想看看,他们食堂的伙食到底如何,不好吃我肯定给差评。”
一听到吃,卢薇薇顿时又有了些新想法。
可就在大家热议的同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