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v6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魔臨-第五百四十八章 酒呢?款上!分享-7k02a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佛家喜欢讲因果,一切法皆是依因果之理而生成或灭坏,由因生果,因果历然。十界迷悟,不外是因果关系。
也是巧了,
这几年来,三场发生在望江边的大杀戮,都和郑侯爷带着无法抹除的因果。
第一次望江之战战死的燕军士卒,身死魂灭,但怨念犹存,怨,是一种本能,而这些年来,大燕铁骑征讨四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靠的,就是这种上令下行的本能。
郑凡是没有在京城坐过班,也没在朝堂上熬过资历,但他身上的官位,都是实打实地由圣旨赐封,其爵位,也是由天子所赐,名正言顺;
圣旨开头,常以天子之名,昭告天地,天地,即为神鬼幽冥,天子之意,加之以昊天之威。
绝大部分人都忽略了这一点,天子,实则为一个国家,宗教上的至高存在,人间帝王,其实是至高的神祇。
天子可册封山河之神,镇守四方,受人香火,不得官方玉碟册封的,乃为淫祠,法理就不得正。
这些道道,搁在平日,其实没什么影响,对于无神论者而言,未免有些过于形式主义,甚至,未免有些可笑,笑完回过头,发现阿铭和阿程也在对着你笑。
现在在平西侯府负责每日陪着天天玩耍的黑猫和狐狸,当初为何要陪在乃蛮王身边,乃是为了吸收其身上贵气,两只妖物在见到郑凡后,则被其身上的气息彻底吸引,说白了,野人衰败衰落,所谓的乃蛮王,在诸夏之国看来,无非就是草头匪头一般的角色,哪里能比得上大燕的“伯爵”?
现如今,郑侯爷更是军功侯爵加身,这份爵位,在大燕八百年天下里,更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情节和象征意义。
以大皇子的尊荣,被封军功侯都会被外界认为有些德不配位,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虚,足以可见这等殊荣对燕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故而,
当郑凡振臂一呼时,
燕军士卒的怨念,即刻为其所引导,自望江之下,升腾而起。
大燕将士,从军功侯爵而起,是刻在历代大燕士卒乃至是燕人心中的执着。
至于野人勇士和楚人士卒,他们,是和郑凡有着血海深仇,这是本能地仇恨,受其牵引,怨念,自然也就迸发了出来。
一时间,
无数野人勇士嘶吼着想要冲过来将郑凡撕碎,无数青鸾军士卒更是带着怨恨的目光自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但在郑凡身边,
密密麻麻地出现了一众大燕士卒。
他们排着整齐的方阵,将自家的侯爷簇拥在中央,他们也在咆哮,他们也在怒吼,毫不示弱。
其实,他们并不认识郑凡,但郑凡的身份,足以号令他们,且让他们本能地去保护他,听从他的号召,在他的军令下,冲锋厮杀!
望江之下,
形成了一个极为可怖的战场遗迹再现,无数亡灵对峙。
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阴兵借道,
这是一种格局,一种境界,此境界非彼境界,类似于一花一世界。
郑凡是不可能带着“他们”,去攻城略地去为祸一方的,因为在常人眼里,“他们”,是根本不存在的。
你无法用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去对真实存在的事物产生影响。
但当郑凡借用了魔丸的力量,成为一个“炼气士”后,他们,又都变得存在了。
这是棋盘,
炼气士的棋盘,
狂蟒之灾 霸恶
你进入了这个规则,就能在这个规则里去行事,去所见,去所闻;
这是,
局内人的游戏。
孔山洋摆下了棋盘,妄图以这种规则,将剑圣的境界给压制住。
魔丸的本意是想要在这棋盘上开个口子,但颖都那边那些炼气士却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了孔山洋,强行稳住了这张棋盘。
而郑侯爷现在要做的是,
我尊重你的规则,
尊重这盘棋,
所以,
本侯给它掀翻!
“大燕将士,听本侯令,随本侯,杀上去!”
“虎!”
“虎!”
“虎!”
整齐的应诺之声传来,
这一刻,
星尘大海 夜之魂
连郑侯爷自己都仿佛觉得,于自己身侧,在自己身旁,是无数忠诚于自己的士卒,他们保护着自己,跟随着自己的意志而动。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你明知道他是虚假的,但却又感到无比真实。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炼气士修炼途中迷失了自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郑侯爷却觉得很享受;
他并非炼气士,说白了,他只是借用自己儿子的力量在挥洒;
这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尽情地撒欢儿就是了。
“杀!”
“杀!!!!!!”
“杀!!!!!!”
燕军亡魂开始向上冲锋,这一片望江之水的颜色,开始呈现出墨汁一般的浓郁。
随即,
冥冥之中,
网游之龙战黄泉
仿佛有金戈铁马之音自江面之下呼啸而出。
女人已经浮出了水面,她是害怕了,她不怕自己修为彻底毁掉,甚至,她也不是那么的……怕死。
真的畏惧怕死的人,是不会直接答应帮自己丈夫来杀燕国的侯爷的。
但这世上,比死更可怕的事物,真的太多了。
比如,在这恐怖的怨念冲击之下,失去神智,成为一具行尸走肉,这个结局,远超凌迟。
女人跳出了水面,在其前方,她看见无数的士卒嘶吼着向上方冲去。
而当燕军的怨念被郑凡调动上去后,
那些对郑凡带着本能恨意的野人勇士和楚国士卒,他们怎可能放过郑凡,一齐齐地跟了上去。
眼下的这一片望江江水之底,
如同地府在此开了一扇门!
这声势,这阵仗,足以媲美当年藏夫子入燕京时十方雷雨磅礴黑龙显化!
附近渡口的百姓,只觉得远处有一片江域,忽然间阴风阵阵,鬼哭狼嚎,深冬之日,竟然有暴雨将至之感。
孔山洋见到这一幕,身体都开始颤抖,他的目光看着下方,随即,又看向上方。
他清楚,
这,
将意味着什么。
不仅仅是他自己,颖都那里,将气机投注到这里来的晋地同门道友们,也将在此时受到极为恐怖的反噬!
既入此局,
特种军官的腻宠 家奕
生死自定!
“封,禁,镇!”
孔山洋这会儿甚至顾不得去照看魏忧和剑圣对决的场面,而是即刻出手,妄图在此时封禁这片区域,将这些被激发而出的江底怨念给压制下去。
“杀!”
咆哮声,自孔山洋耳边炸起。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在远观这一场面,那么当他出手时,相当于是将自己摆在了江底无数怨念冲锋的正中央。
在他面前的,
是数十万曾在这里战死的士卒,此等场面,就是世间绝强的武夫都不敢面对丝毫,何况只是一个炼气士?
孔山洋此时似乎看见,于万千亡魂之中,有一人身着甲胄,持黑龙旗帜,站于战车之上。
其人持长枪向前一指,
誤 入 婚 途
大喝:
“大燕万胜,燕军万胜!”
其身侧裹挟的无数燕军士卒齐声高呼:
“侯爷万胜!侯爷万胜!”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们滚滚而来,直接践踏在了孔山洋的身上,随后,更有无数野人和楚人嘶吼着扑上,前仆后继,绵绵无尽!
“噗!”
孔山洋喷出一口鲜血,眼耳口鼻之处,也有血珠子滴落。
他发出一声哀嚎,
他哭了,整个人,如疯似魔,涕泗横流,几欲癫痴。
然后,
看着江面下冲出来的磅礴怨念,一举上天!
天才宝贝神偷妈咪 燕儿飞
这一刻,
战鼓擂起,
号角齐鸣,
万千怨魂自江水之中涌出,向天攻城!
……
“噗!”
“噗!”
颖都,钦天监,内院。
倒河翁先是一口血喷出,随即,下面一众晋地炼气士也都开始吐血,一些修为低的,更是顷刻间气绝身亡,但他们是幸运的。
那些修为高的,所承受的,是战场上最为惨烈的“冲杀!”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降服,我降!”
“啊啊啊啊啊!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呜呜呜呜…………啊啊啊………娘亲………娘亲救我………”
没上过战场的人,永远都想象不到真实的厮杀场,到底能有多么恐怖。
不是邻里仇杀,不是江湖恩怨,而是一处真正的修罗场,人命在这里,整齐地排列,再被整齐地收割。
绝望,迷茫,憎恨,杀戮,
一切的一切,在怨念的促发下,变得极为纯粹,抬高到了一种极致,自然,更为恐怖!
内院之中,晋地炼气士们哭着喊着闹着,自残着自己的身躯,他们,是凡人眼里的仙人,走路,吃饭,睡觉,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子仙风道骨,此时,却在呈现出一种属于人的,最为原始的丑陋。
巡城司的士卒,在此时冲了进来,这些士卒也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吓到了。
他们看见坐在上首的倒河翁,正在哀嚎着硬生生地挖出自己的眼珠,两眼之间,只剩下滴着血的空洞黑黢黢。
眼前上演的,是真正的地狱酷刑。
几乎,所有炼气士的门派,在入门前,师傅都会教导类似的教规。
入此门,修此道,见此景,当惜身。
一入此门,能看见不同的风景,同时,也意味着要承受,门外人所无法触及的危机。
“呵呵呵,哈哈哈………”
监司太监笑了起来,
得益于当年宫中太爷的存在,红袍大太监,基本都修行炼气之法。
他,自然是能看懂眼前这些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子的,虽然不清楚具体缘由,但必然是遭遇了反噬。
他高兴,看到这些人的凄惨,他觉得很舒心。
身为宫里的太监,天子家奴,其实,他对晋人本身就抱有着一种天然的不信任感。
这不奇怪,宫内的太监,对自家大燕的大臣,也称之为外臣,也会本能地防范着他们,更何况,他国他地之人?
他们聚集于此,必然是在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总不至于,
他们是秘密聚集着,给新君祈福吧?
呵呵呵,
监司太监自己第一个不信。
监正则站在监司太监身侧,看着这一幕,如遭雷击。
流浪陨石 陆小缝
他受命来组建颖都的钦天监,却出了这种事,这差事,如何能办好?台子还没搭建好呢,一下子就塌了一半?
监司太监看了一眼他,无奈地摇摇头。
只能说,这个人炼气士的修为还可以,但其他方面,真的就一般般,从其广纳晋人炼气士入颖都钦天监就可以瞧出来了。
不是不可以这般做,晋人炼气士,是必须要收的,否则燕地的也不够支援,但偏偏不该这般高调,还缠着太守大人去帮他发公函去请人下山加入,呵呵。
“监正大人,您知道先皇为何要将我大燕炼气士编入密谍司之下么,先皇不许宦官干政,就是魏公公,也一直谨小慎微着,却准许我宫内太监修习炼气之法,加以培养?”
监正摇摇头,有些茫然。
“呵呵,都说那乾国,是文华之地,天下文人向往之所,但实则,乾国的后山,才是天下炼气士最为痴迷虔诚之山门。
先皇曾说过,
我大燕的一些炼气士,有好处有官职有薪俸时,他可以说自己是燕人;
而一旦没了这些,他白纱一穿,指印一掐,就真当自己是天上人了。
先皇说,这世间所有人,都可以给体面,但对这些天上人,就该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他们,就是皇家的奴才!”
监司太监伸手,帮监正大人整理了一下衣领子,又帮其掸去肩上的尘土,
继续笑道:
“监正大人为了早日建立好这颖都钦天监,大肆吸纳晋地炼气士加入,本意,自然是好的,咱家也不会去拿这件事参您别有用心;
但你当他们是同门,是道友;
他们,只当自己是天人下凡,到你这儿来拿一双筷子尝两口菜,且尝之前,就想好了如何说这菜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说辞。
归根究底,是没饿到那时候。”
“可……可没了他们,这钦天监,接下来又该如何?”监正大人几乎要哭了出来。
“嗨,说得像是咱们今日俩燕人能站在这儿说这些话,是靠着这些炼气士拼死拼活争取来的一样,还不是靠我大燕铁骑打下来的疆土?
这群天人脑子拎不清,就得好好地拾掇拾掇。
又要清高又要体面的,惯的他们;
殊不知,
天价逃妻:恶少,离婚吧 南梦君
他们只是一群被他们瞧不起的一众丘八灭了国的亡国奴。”
监司太监冷笑一声,
下令道:
“来呀,将那些没死的,发了疯的,都拖拽到街面上去,让颖都老小看看,这些仙人,到底是何等模样!”
说着,
监司太监自己也整理了一下衣袖,
道:
“也让这钦天监剩下的这些晋人炼气士好好瞅瞅自个儿,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
………
天上的云,
起初被加了一层又一层的盖子。
魔丸尝试去捅,结果没捅破;
引雷云出现,结果雷云也被驱散。
但正如郑侯爷对魔丸所说的,比人多,咱现在,还真不用怕谁。
比活人,咱好歹麾下也有个“十万大军”!
比死人,
嘿嘿,
咱就更不怵了。
怨念幻化出的大军,直接杀向了空中,孔山洋阻挡失败,那一层经由他和颖都诸多晋地炼气士凝聚而出的结界,直接被撞了个粉碎。
而这些被激发而出的怨念,他们也将就此之后,顺势烟消云散。
这,
其实就是超度的本质;
不是亡魂,而是残留的怨念。
人逝去之后,亲者为其办超度,所图所求,乃至怨念消散,消解执念,给的,还是活人心安。
这一遭,倒算是消解掉了望江这处战场旧地的煞气,也算是调和了一方风水了。
剑圣这些年一直是平西侯的邻居,平西侯出行,总是会陪在身边;
久而久之的,自然也就近墨者黑了。
郑侯爷身上有种习性,在那些先生们身上也有,初始,剑圣觉得实在是矫情;
可渐渐的,他忽然觉得,这种习性,于生活中而言,似乎真的不错。
这一辈子至今,
有三次开二品,记忆犹新,属于那种当浮一大白的酣畅淋漓;
一次,是雪海关前,为天下剑客立命;
一次,是奉新城内,让刘大虎晓得,他爹,到底是何等人物;
这第三次,
就是今日。
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
心境,从忧虑到愧疚再到忐忑再到纠结再到踌躇,
现如今,
那位姓郑的侯爷,
竟然整出了这般的阵仗。
先前的一切一切,在此时,似乎都是各式各样的压抑,只为了最后一刻的释放。
好似一坛酒,沉香了,破开封泥,凑上去轻嗅,沁人心脾。
在这时,
郑侯爷喊道;
“虞化平,本侯菜都端上桌了,酒呢?”
剑圣放声大笑,
伸手指天,
天幕之上,已然纯澈,再无阻隔,超越三品的力量,如同自苍穹之上接引而下,龙渊发出一声颤鸣,宛若借来的霞光,提前呈现出了夕阳的灿烂。
此等神威之下,
一人一剑,
宛若神人。
剑圣指尖向下,
龙渊自天上垂落,
随即,
虞化平借着先前郑侯爷的一声质问,
长啸一声:
“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