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四十五章:再有皇嗣看書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军防图泄露终究不是一件小事。
虽是上殷兵将神勇,但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军防图的泄露意味着大熙了解上殷所有的军防,若是他们人数足够,早可以包围上殷全面进攻,若真是那样,只怕如今上殷已经国破。
尽管没有落到最不幸的地步,上殷面临的局势也是不容乐观的。
苏执亲自领兵,他手下的兵也是十分骁勇,但战事仍旧没能很快结束。
照和十一年,到了二月,冰雪消融,春色复苏,边关总算是传回了好消息:摄政王收复淮州,重建了颍淮两州的军事防御。
自打苏执亲自领兵去往淮州以后,虽是不断传回好消息,但一直到颍淮两州重建军防,上殷朝廷内外这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按照苏景佑和苏执的想法,单单只是夺回失地实在算不得胜利,是以苏执没有归京,而是以淮州为据点,正式向大熙宣战。
这场战事注定要再拖上很久,到了二月十六苏执的生辰,沈落与苏执便仍是分隔两地。
不过前年冬天沈落生辰的时候,苏执送回来了一幅自己的画像,到了苏执的生辰,沈落便也提早将去岁画的新画差人送到淮州去了。
不过只隔着一日,二月十六的后一日,二月十七,便是沈落照和十年嫁入摄政王府的日子,可惜无论生辰还是这样颇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两个人到底没办法相见。
不过十七这日,沈落又收到了苏执的画。
这回的画上画的是沈落,十年前的沈落。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四十五章:再有皇嗣熱推
画纸上女子的背影纤弱,手握一柄长剑,那剑看起来不大趁手,总觉得这姑娘太瘦握不住似的。
饶是如此,只从背影看去,她高高束起的长发随风飞扬,瘦弱的身板挺得笔直,却又显出了几分武林高手才有的侠气。
画纸下头仍是有一行小字:此画乃名师大家共七人所作(或是八人,为夫记不清了)。
沈落看完这行字嗤笑一声。
与大熙的战事越来越频繁,随着上殷军队的不断深入,危机自然也会增多,不过这样的情况下,苏执深入敌国腹地前还有心思揪来七八个画师作画,显然他对战事是胸有成竹的。
也是可怜了这不知是七人还是八人的画师,本来好端端过着自己的日子,却是被摄政王抓到那危险的淮州去作画。
作画便算了,还看不见实物,只能凭着苏执的一张嘴去想象着画,一直画到苏执满意为止。
大约一个画出了苏执想要的头发丝儿,另一个画出了他想要的衣裳,最后七凑八凑,这才命一人‘集众人所长’,最后画出了这幅画来。
沈落无奈笑笑,又爱不释手地隔空抚了抚那画,像是怕墨渍未干似的,她的手不敢紧贴在画纸面上,如此满目含星地看了好一阵子,最后她才将画小心收起来送到了南安阁里头放着。
许是天气渐渐和暖,沈落身上的遗症到了暖洋洋的春天总算是好了许多。
落雪的时候好几次宫里来信,万沛儿想要沈落进宫陪她说话,但赵拓态度强硬,说是苏执临行前特意吩咐过了,为了沈落的寒症尽快好起来,若是不利于沈落养病的事,便是天王老子发话也不准沈落出门。
这些话沈落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落雪以后,沈落好几次想出门,王府里头一众下人眼巴巴地守在四处不让沈落走,头一回这般团结一致,沈落这才知晓。
小厮和侍女们拦着已是恼火,不肖说还有一个赵拓,沈落便真的不敢出门去了。
好容易过了冬,三月中旬的时候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沈落这才得了允许偶尔到街上逛一两回。
这一逛不要紧,沈落这才晓得宫里的安淑女有孕了。
张可安是在三月伊始便发觉自己有孕的,太医确诊后,当即便由裕太妃做主,晋了她的位分为贵人。
以张可安的位分,可见她的家世十分一般,也不甚得苏景佑的宠爱,可偏偏是她有孕了。
“这可真是命啊,那安贵人从前不过是淑女,一年上头能见几回皇帝?却竟是她有了身孕,大约她真是有福气的。”
初一听说这个消息,胆子大的连翘便议论起安贵人的福气来,沈落只听听罢了,并未一同说些什么。
不过沈落私心里自然知道,这张可安绝不仅仅是依靠福气二字。
尤渝瑶当初因为有了身孕封妃,她自个儿搬去了磐柳宫住着,后来宫里闹假时疫一事,她的孩子不幸没了,尤渝瑶竟忧思郁结,在磐柳宫住着几乎是有些疯癫了。
后来不知怎么,便有人传出闲话,说是渝妃住在磐柳宫,夜里总能看见她死去的孩子,这才行迹疯魔。
磐柳宫是住不得了,裕太妃便叫苏景佑又安排着,将尤渝瑶迁回了曲春宮。
说来也是奇了,等尤渝瑶回曲春宮住着之后,她的疯病便果然好了很多。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曲折蹊跷,沈落不知,不过只单单从张可安有孕来看,沈落觉得尤渝瑶的疯病兴许压根无关什么鬼神之说。
失子的尤渝瑶回了曲春宮,苏景佑即便对这位渝妃不怎么宠爱,却也不好在她不幸失子后还绝情地将她扔在一边,必定时常要去探望。
张可安不就是住在曲春宮吗?张可安如今不就有了身孕了吗?
这里头的弯弯绕绕沈落闭着眼睛也能猜出个七八分来。
寓意深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四十五章:再有皇嗣推薦
不过宫里的事与沈落的干系不大,只要不算计到苏执和万沛儿的头上,沈落也没那闲工夫操心。
话是这样说,但张可安有了身孕,想来万沛儿心里总归是落寞的。
自己承宠多年,还几乎是偏宠,可偏偏她的肚子一直没点动静。
先是渝妃有孕,后来渝妃不幸孩子没了,现如今又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淑女怀了龙嗣,一跃成了贵人。
倒不是贵人这个微末的位分惹了贵妃的不痛快,实在是一个没什么宠爱的淑女都有了孩子,她这个最受宠的贵妃怎么就是怀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