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80、留守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小喜子道,“王爷放心,小人定叫永安王明白王爷的一片苦心。”
优美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80、留守鑒賞
“那就好,”
林逸点点头道,“年轻人不接受社会毒打,最是容易脑子发热,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永安王这种年龄的崽子,最是中二,而逆反心理又最强烈的时候。
何况,他还是皇子!
总比别人多出一种蜜汁自信。
虽然现在看起来规规矩矩,但是保不住哪一天他觉得他又行了,就会生出“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
这就很难办了啊!
所以,要提前对他进行铁拳教育,让他连冒出来想法的念头都不能有!
免得将来手足相残。
他是个心软的人呢。
小喜子又接着道,“王爷说的是,有王爷这样的兄长,是永安王的福气。”
何吉祥进来坐下后,林逸已经吃完了两个包子。
林逸吃好饭,抱上茶盏后,他对着何吉祥道,“旭烈兀统一了塞北的事情,你可知道?”
何吉祥道,“老夫从潘多那里略有所知。”
林逸道,“这旭烈兀倒是个狠人,统一塞北居然只用了十八年的时间。”
何吉祥道,“以老夫的猜测,瓦旦不日将再次南下,雍州、晋州危如累卵。”
“据说瓦旦人所过处寸草不生?”林逸接着问。
“瓦旦人残暴凶狠,从不留活口,”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280、留守相伴
何吉祥叹口气道,“每攻陷一地,必会屠城,血流漂橹。”
林逸站起身,踱步到门口,望着天空愈发毒辣的太阳道,“本王想了想,暂且就不回三和了。
给陈德胜和刑恪守两位先生去信,陈德胜先生主政南州,刑恪守先生来吴州。”
昨日她老娘虽然有点小题大做,倒是有一点说的对:吴州也是他的根基。
他不能厚此薄彼。
吴州自古繁华之地,豪富巨多,人才济济,真要认真发展起来,绝对比三和快!
甚至比三和好!
何吉祥道,“原南州布政使乌林,吴州布政使彭龟寿当如何处置,还请王爷示下。”
“乌林?”
林逸冷哼道,“这老东西三番两次落本王面子?
真当本王这么好说话吗?
让陈德胜先生辛苦一点,南州以后他说了算。”
不然南州光靠纪卓、将桢、韦一山这几个小年轻还是不行,需要陈德胜这个这等老狐狸去给南州的世家大族好好上上课。
“可是这彭龟寿愿意为王爷效犬马之劳,王爷何不给他一个机会?”
旁边的沈初拱手道。
“幼稚,这种人的鬼话也能信?”
林逸冷哼道,“此人阴狠奸诈,贪婪无度,断然是不能用的。
而且本王已经抄了他的家,他的银子进了本王的口袋,他还能对本王感恩戴德?
即使本王不杀他,也不会留在身边添麻烦。
倒是这个申俊儒还是不错的,让他给刑恪守先生做个帮手吧。
还有永安布政使杜榕,也不可全信。
各位得明白啊,有时候杀死你的不一定是你的敌人,也可能是你的猪队友。”
众人哑然失笑。
何吉祥道,“那王爷既然不回三和,眼前不知当如何?”
林逸淡淡道,“吴州留守一万官兵,给本王收了吴州全境,其余分驻各地,至于民夫,随便他们自己,来去自由。”
“王爷英明。”
何吉祥拱手退出了大厅。
和王爷要留守金陵城的消息在三和人中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三和人反应各一。
有些人高兴是因为江南繁华,留在这里机会多,可以好好挣钱。
有些人不满意是因为三和是他们老巢,不回去算怎么回事?
三和的民夫大多都扎营在城外,此刻吵闹的不可开交。
“和王爷是三和之王,他不回三和,那不就乱了套了嘛!”
刘绊子跳脚道,“不行,不行,我得去王爷那里请愿!
王爷是务必要回三和的!”
“就是,就是,”
旁边的王小栓也跟着附和道,“这些北佬可没几个安好心的,别唐突了王爷,王爷还是回三和的好。”
“对,对……”
“这些北佬食碗面,反碗底,天生反骨仔!”
一时间人声鼎沸,七嘴八舌。
猪肉荣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无奈的揉了揉额头,站在一辆堆满粮草的大车上,拱手高声道,“各位请听我一言!”
待众人安静下来,皆望向他的时候,他突然大吼一声,“王爷都说了,来去自由,你们他娘的还吵个屁!
想留这里就留这里,爱回家的就回家!
多简单的事情。”
黎三娘越前一步,冷哼道,“猪肉荣,你他娘的不是三和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老子怎么就不是三和人了?”
猪肉荣大声嚷嚷道,“和王爷说过,来了就是三和人!
而且这白云城大街小巷的标语是刷着玩的?”
黎三娘冷哼道,“那你可知道以前的三和是什么样子?
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盗贼横行!
猪肉荣,老娘不怕你笑话!
老娘三十岁之前就没穿过一件新衣服,哪怕是出嫁那天!”
“是啊,猪肉荣下来吧,你他娘的狗屁不懂,就别闹笑话了,”
将屠户叹气道,“你只有知道以前的白云城是什么样子,你才有资格劝我等大度!”
梁庆书跟着阴森着脸道,“和王爷不回三和的后果恐怕不是你能想象的。”
猪肉荣冷哼道,“那你们要怎么样?”
黄道吉大声道,“还能怎么样?
击鼓!恭迎和王爷回三和!”
“击鼓!恭迎和王爷回三和!”
“……”
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大喊,甚至包括这次北伐中损失惨重的部落人。
金陵城外鼓声喧天,不明就里的本地人吓得又在紧闭的大门后面加了一层层装了泥土砂石的麻袋。
包奎站在城墙上,冷眼看着下面站着的密密麻麻的三和民夫,等鼓声停了,用手指着大开的城门,慢慢悠悠的道,“有什么话,进城来说,在外面我可听不见。”
他说话声音不大,但是真气鼓荡,确保下面的每一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这是狮吼功中“余音绕梁”,他是跟着和尚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