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889章 洶涌鑒賞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10月8日,东京,中央市。
中央市三环区的西南部在规划中是一片花园区,中间是对市民开放的园林,周围布置了少量高端住宅。其中大多数都是花草环绕、绿意盎然,唯有一处临街的小院与众不同,周遭没有草木,反倒特意为了清空视野留出了一圈宽阔的道路,从外看去一目了然。
这处小院,便是所谓的“临安使馆”——多年前,临安朝廷遣使节来中央市访问,当时管委会就把使节安排在这处小院居住。这些年下来,外国遣使来东京成了常例,这处小院也固定为临安使节居住,因此又称使馆。
往日间,夏宋之间的外交交流不算多,也就是逢年过节各道祝贺,偶尔有些事情协调一下,平常宋国使臣们也真当自己是来玩的,经常出入使馆,不怎么戒备。外界的市民们也对这处院落没怎么在意,只当是普通的富户居住处。
然而这几日,这处使馆周遭的氛围为之大变,使臣们闭门不出,外面的街道上却围满了躁动的人群,形势骤然紧张起来。
“谢罪,谢罪!”
人们挥舞着旗帜和标牌,对着使馆内大喊着,还开始有人向里面投掷石块和烂菜叶。
数日前,中央市流行的几份报纸上突然出现了一些消息,讲的便是“宋国阻碍夏军入蜀”的事。不同报纸风格不同,持重的大报只是提了几句,小报们却毫不客气,添油加醋,直指宋国不但妨碍夏军的军事行动,还在事后趾高气扬地抗议。甚至还有些文豪编写了一系列故事,一方面描写夏军在宋境内行动之艰难,一方面描写宋人的愚昧与自大,令人读后愤恨无比。
能在中央市居住生活还有闲暇读报的,多半是华夏国的核心公民,基本盘中的基本盘,爱国心和自豪感爆棚。他们刚沉浸于驱除鞑虏、收复西南的豪情中,突然发现偏安东南一隅、因国公会“赏口饭”才得以延续下去的临安朝廷居然敢蹬鼻子上脸,哪能不火气直冒?再被各类真真假假的消息引导一下,怒火顿时喷涌而出。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89章 洶涌推薦
一般人等也就平时聊天时会骂上几句,但还有些热血上头的义士就不一样了,蜂拥冲到临安使馆外,对里面的宋人提出了抗议。
城里的警察虽然对宋国使节提供了一定的保护,不让义士们离院落太近,但却也没有将他们驱走的意思。
时至今日,抗议的人群已经积累到了颇多的数量,白日上班时都有几十人围观,下班后来凑热闹的人多了更是连街道都能塞满。宋国使节们对此毫无办法,只能趁人少的时候派人出去向熟人求帮忙,平时就躲在楼中瑟瑟发抖。
“让一让,让一让!”
突然间,北方大路的方向出现了一小队人,一边喊着一边分开人群往里面挤去。这引发了不少群众的注视,但他们其中有人穿着青色的制服,周围的警察也赶来护送,最终也没引发什么骚乱,成功进入人群内圈,然后从侧门进入了使馆中。
使馆内的小楼上,大使岳尧臣原本正紧张地看着外面的围观群众,现在见到有人进来,顿时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主动下楼迎接过去。
他本是诗书世家出身,稳定持重,走路都要一步步按节奏走,然而今天却不顾礼节,三步并作两步就下了楼进了院子里,很快与来人接触。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第889章 洶涌熱推
来人不多,他很快认出其中为首两人是他之前派出去求援的使馆人员,其余三人则是生面孔,但显然是夏国派来的人。
“可平,你辛苦了。这几位是?”
这个字为“可平”的穿着夏风服饰的年轻宋人连忙介绍道:“这位是礼部外交司的祝和祝先生,是来为我们解决困境的。”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889章 洶涌相伴
岳尧臣闻言立刻大喜,也不顾对方只是个普通公务员便作揖道:“祝兄弟此来,可真是有劳了!不知贵国何时能调兵过来驱散这些乱民,还街市一个清净?”
祝和本来脸上还挂着职业性的笑容,听他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他下意识要纠正对方这个政治不正确的说法,但转念一想似乎反而是个机会,于是反问道:“岳大使是觉得外面这些是乱民吗?”
岳尧臣并非专业外交人员(实际上整个宋国也没多少这样的人才),而是走关系托到的这个“肥缺”,来了之后整天吃喝玩乐也没干什么正事,政治敏感度几乎没有,随口就道:“这么随随便便聚拢在外,以下犯上,如何不是乱民吗?当年临安也是……”
这时周围人拼命给他打眼色,他话都快说完了才反应过来,硬生生收住,然后尴尬地说道:“啊,嗬,这关系到国体,总归不合适吧?”
说着,他连忙招呼侍从端茶倒水,请祝和等人入座。
如今天气转凉,但白日间偶尔还是有些热,所以使馆客厅内夏日的镂空藤椅仍未撤去,只是在上面铺了一套毛垫。岳尧臣先是自己坐下,然后祝和轻笑一声,也坐到岳尧臣对面,道:“岳大使说到国体,实际上我正是为国体之事而来。说到底,我国国民之所以如此义愤填膺,来使馆外抗议,是因为临安政权言行不当,轻慢了我国国体。若是岳大使想让他们散去,那也简单,只需公开认错道歉即可。”
“这……”岳尧臣脸色也黑下来。闹了半天,这人不是来解围的,反倒是来兴师问罪的啊!
他也有些不愉快了,说道:“当初你我二国约定的明明是八月份入境,贵国军旅提前行动,可是破约的一方。我国知是军情紧急,故事急从权并未阻拦,事后给贵国礼部去信,也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都这般折节了,如何还是轻慢国体?如何还要认错道歉?”
祝和端起茶杯来,道:“国与国之间哪来的规矩?错不错,不在于有没有理,而在于后果如何。现在,贵国的行为惹得我国群情激愤,这便是错。要平息这些激愤,便不能讲理,只能低低头,让他们顺气了,也就过去了。”
“什么?”岳尧臣胡子都要吹起来了,“岂有此理!难不成我这个四品上的大使只是为了给那些乱民顺气的?不讲理,不讲理,那还要什么外交,找个戏子上不就行了!”
祝和哈哈一笑:“大使此言有理,说不定找个戏子上真行呢。”
他此言实在是有些猖狂了,作为外交人员来说很是不妥——但实际上,他此来就不是来解决问题的,而是来激化矛盾的,就该越猖狂越好。
而这猖狂的效果确实很好,岳尧臣气血上头,怒道:“欺人太甚!那些乱民愿意围就让他们围去吧,难不成还敢闯进来?姓祝的,你今日此言我定要向黄侍郎参上一本,来人,送客!”
祝和也不与他纠缠,直接起身道:“那么,岳大使,好自为之吧!”然后就潇洒地带人离开了。
他走后,岳尧臣仍不解气,当即拍桌摔碗,吓得旁人不敢接近。
好一会儿,他才消了气,然后又有些后怕起来——夏国如此强硬,如果闹僵了,不会真把那些乱民放进来吧?
然而,当夏国真正的报复来临的时候,岳尧臣却发现它远比“乱民”更可怕。
10月10日,临安使馆。
“什么?”岳尧臣听到祝和带来的新消息后拍案而起,“你们准备接受伪蔡王高达的投降?这怎么可以!”
祝和仍然笑道:“高达将军想要向谁输诚,那是他的自由,与贵国何干呢?这是国公会的意志,在下此来不是找岳大使商量的,只是通知。”
当年元军曾经一度席卷湖广,威逼江南,然而由于东海军的介入而后继无力。近几年来,元宋力量对比逆转,元军被釜底抽薪,孤立无援,而以文天祥为首的宋军节节进逼。到现在,湖广一多半地区已经被宋人收复,只余鄂州周边地区尚在高达的掌控之下,但按这个节奏也顽抗不了多久了。
本来,只要宋军按部就班地步步紧逼,收复鄂州也就是时间问题了。然而现在夏国横插一脚,接受了高达的投降,那么鄂州就成了夏土,高达成了夏人,难不成宋军还能对夏国开战不成?他们更该担心夏军会不会主动打过来才对!
之前湖广的北方门户襄阳已被夏军控制,现在他们又取得了腹心一带的鄂州,那么他们只要有意图,岂不是眨眼间就能席卷整个湖广?
岳尧臣一开始恼怒,但越想越后怕,面露颓唐之色:“这……怎么可以!”
这就是夏国的报复?不……恐怕这本就是他们的意图,之前的舆情汹涌,只不过是找个事端而已!那么,他们取得鄂州之后,难道会止步于此吗?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寒颤,道:“我,我修书一封送回临安,请官家和陈丞相正式遣使过来赔礼道歉,不知事态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
祝和笑道:“晚了!还请各位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就带人离开了使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