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道人賦 起點-第一百五十九節 煙雨池畔各自歡閲讀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书接上文,却说慧悟闻听昙鸾之言,初时一愣,旋即大喜,心知定是那位对自己青眼有加的武尊前辈再次驾临北荒,于是连忙拎起大醉的白猿紧随昙鸾而去!
老友相见时,风拂烟雨池,就连汩汩鸣泉似也流转着欢快的音符,慧悟和已经醒酒的白猿早已伏地叩拜,唯有昙鸾笑吟吟地打量起了陈景云与纪烟岚的一身行头。
纪烟岚被看的有些恼怒,白了故作英武状的陈景云一眼之后,周身灵光一绽,就已经恢复了青色道衣打扮,至于那柄光彩夺目的低阶灵剑则被她甩给了一脸兴奋的慧悟,权当是见面礼了。
“你这比丘当真无礼,身为出家人,怎么总是盯着别人乱看?难道也在觊觎本剑仙的灵宝吗?”
昙鸾早就见惯了陈景云的惫赖样子,此时看他杵在那里装模作样,心中好笑之余,便也顺着话头言道:
“正是此理,君子剑之名如雷贯耳,贫尼今日有幸得见,合该好生仰视一番,也好为自己攒些谈资。”
“哼哼!算你识趣,既如此,本剑仙这里正好有一葫芦琼浆玉露,就便宜你与我共饮吧!”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如此,贫尼就多谢君子剑了!”
见他二人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纪烟岚不由哑然失笑,一面招呼昙鸾落座,一面命慧悟和白猿从旁伺候。
几盏灵酒下肚,陈观主终于不再装相,哈哈一笑之后,便也恢复了本来面目,什么仙衣华裳也不如自己的道袍青衫来的舒服,这些天可把他束缚的够呛。
“小呆瓜,多年未见,你的修为倒也有些长进,哈哈!还有老白猿,当年不是让你多酿一些猴儿酒吗?还不快快献来!”
白猿一听吩咐,连忙一把扯下慧悟腰间挂着的两个酒葫芦,而后哆里哆嗦地捧来献上,那副孺慕之情竟让人没来由地看着心酸。
在白猿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陈景云心中也自感慨,这世间多得是忘恩负义、利令智昏之人,倒是这只老猴头对自己当年的玩笑话一直念念不忘,这一点,只从眼前这两个装的满满的酒葫芦就能看出端倪。
“也罢,你既心诚,本尊自不薄待,今番游历天下正缺一个使唤的小厮,你便随在本尊左右,日后归在伏牛山吧。”
白猿灵智不俗,自能听懂陈景云话里的意思,稍一呆愣之后,立刻激动的一个跟头翻起百十丈高,口中更是呼啸连连,直惊得鸟雀乱飞!
看着四处乱窜且还吱哇乱叫的白猿,慧悟艳羡之余,也跟着咧嘴笑了起来,他与白猿交情笃厚,见它有此际遇自然跟着开心。
陈景云与纪烟岚见状也自莞尔,昙鸾则是口宣一声佛号,感叹白猿的气运深厚,闲云观的灵兽岂是别宗可比?随便一个出来都是一方大妖,足可称王称霸!
原本山中一老猿,自此有了非凡的跟脚,至于白猿日后的成就,此处按下不表。
说来也是好笑,身为伏牛山山大王的灵聪兽原本并没有把白猿瞧在眼里,只看白猿那副小身板,跟自己的头号跟班暴猿相比实在差的太远。
怎奈主子心善,居然将白猿收归山门,这就没办法了,灵聪兽只得伸个懒腰,而后一巴掌将白猿拍了下来,毕竟规矩还是要教的,于是“呜呜”了一阵之后,就命白猿给它挠起了痒痒。
看着扫眉耷眼的白猿和继续呼呼大睡的灵聪兽,陈景云等人皆觉好笑,笑罢却听昙鸾言道:“若说酿酒的功劳,慧悟与白猿各占一半,武尊大人总不好厚此薄彼吧?”
回头瞥了昙鸾一眼,陈景云语带不满地道:“堂堂佛门大能,怎么就跟文老鬼一个德行呢?小呆瓜这些年定是只修了我当年所传的法门,至使佛家功法不够精深。
打今儿起只需停了修行,再每日诵读佛经千遍,什么时候自觉时机到了,什么时候就去纯阳五行大阵中历劫,十年八年之后,总能得个佛道合流的善果。”
昙鸾闻言一喜,她与释圣、释海几人这些年也曾为慧悟谋过修行的出路,怎奈办法虽多,但却总有些不尽人意,如今听了陈景云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稍加思量,立感拨云见日。
慧悟也觉心头豁然开朗,感激之余连忙重又拜伏于地,口称:“多谢武尊前辈指点迷津,慧悟此生不敢或忘!”
他今日即得了陈景云的指点,又得了可以进入剑煌山纯阳五行大阵里修行的允诺,这两样机缘对旁人来说哪一个不是可望而不可及?
文琛那里有“回春造化丹”相赠,昙鸾这边自然不能厚此薄彼,当陈观主一脸谦虚地介绍完了丹药的功效之后,早已经看出了一些玄妙的昙鸾劈手就把丹瓶夺了过去,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比文琛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看的玄幻小說 道人賦 莫藏拙-第一百五十九節 煙雨池畔各自歡相伴
“这都什么人呐!文老鬼如此,你也如此,就不怕在后辈面前失了风度……”
就在陈观主絮絮叨叨又语带得意地从旁抱怨时,同样精通丹道药理的昙鸾忽地眼前一亮,抬头看了看瑰丽的星空,而后盯着陈景云吐出了两个字:“成了?”
见昙鸾问的郑重,陈景云唇角微翘,含笑回道:“成了。”
得了这一句肯定的答复,饶是昙鸾素习佛门《常自在经》,亦觉一阵胸意激荡,旋即面露狂喜之色,指着陈景云狠声道:“速速再拿几枚回春丹出来!否则今日定不与你干休!”
纪烟岚自然知道昙鸾是在表达心中的欢喜之意,因此浅笑不语,而一旁的慧悟却被自家老祖的恶行恶相惊的不轻,更不知道那一句“成了”之中包含着多么令人震撼的意思!
万载元神难造化,孰料闲云已竞达,天地垂青,气运钟爱,惊艳如斯,属实今古未有!
……
与昙鸾在烟雨池畔欢聚了一日,几人这才作别。
分别之时,慧悟与白猿自是不舍,昙鸾则与文琛当日一个德行,匆匆敷衍了几句之后竟摄着慧悟当先遁身走了,那场面,嘿嘿!直令陈观主恨的牙痒。
该见的都已经见到了,两人便动了异域行游的心思,离开北荒之前,陈观主原本动了“造访”紫极魔宗之心,但却终究按捺了下来,天地纷乱为时不远,也就不差这几年了。
于是两人一宠再加上新收的灵兽白猿折道西南,径往西荒魔族行去。
不过这一次陈观主却是打死也不愿意再扮成低阶修士,他自进入九转境后,还没有与人真正对敌过,此去西荒正好解解手痒,也可以借机探探魔族的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