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討論-第283章 岳陽樓單扇赴會閲讀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赵云在零陵南部剿贼安抚的同时,李素在长沙城里也没闲着。
这段时间,他主要把精力放在封锁长江航道、打探外界诸侯情报、顺带散播外交欺骗信息这几个方面。
王粲赶稿的《英雄记》已经发售一个多月了,估计已经可以传到北方,有心之人无论在大汉的哪个角落,都能买到《英雄记》,读到这几年天下诸侯讨董讨傕汜的种种义举。
李素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一个月前、四月底的时候,他就在巴丘遇到了一队海商,开的是河海两用的大沙船,正是辽东太守糜家的商队。既然连大汉最东北角的商人都买到《英雄记》了,其他没那么远的人只要想买就能买到。
当然了,因为是刘备出钱刻印的,当然要宣传汉中王的官方意识形态。所以书里面肯定是刘备的事迹形象最为光辉,多年的功劳事无巨细都吹了。
曹操的事迹则是着重写了他跟张邈一起首倡义兵、以及后来的荥阳成皋之战。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283章 岳陽樓單扇赴會熱推
孙坚因为讨董比较积极,后来也不承认李傕郭汜朝廷,还打击那些承认李傕郭汜最积极的邻居,也有点戏份。
而袁绍那些家伙就被王粲阴阳怪气喷得比较恶心了。
跟随《英雄记》一起散播出去的,还有刘备阵营真真假假的外交姿态。如今周边所有的军阀都已经知道,刘备是时时刻刻把北伐中原、驱逐贼臣挂在嘴边的,只是自从去年中箭兵败之后就只喊口号不出兵。实际上却把兵力花在对付刘度、赵范甚至张津身上。
明着说讨傕汜,实际上暗地里抢地盘!
所以,阴阳怪气指摘刘备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名为汉王实为汉贼的权贵也不少。
尤其是被王粲喷了的袁绍,更是为了掩饰自己,转移别人对他的不满,在各种场合多次表态说刘备是假仁假义、借着讨贼侵夺同为汉室宗亲、天下八俊的刘表的势力范围,还表示精神上支持刘表讨回公道。
袁绍会这么表态,倒也不奇怪,一方面毕竟他是被喷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历史上袁绍和刘表就是关系不错的盟友。
袁绍的态度虽然只是个例,但也足以代表其他“事不关己”的诸侯、甚至是一小撮长安伪朝中大臣的看法。
而随着那些散播消息的商队卖完书和蜀锦、再回到巴丘进货,也多多少少会把他们一路上打探到的情报带回巴丘。
李素当然是不吝重赏能够带给他有价值情报的商人,所以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很愿意为李素打听事儿。
……
六月初六,巴丘港。
在长沙城里住腻了李素,因为再有不到十天就要启程回成都了,所以提前离开长沙,把自己的驻所暂时挪回洞庭湖口的巴丘。
他之所以来得那么急,也是因为他一个多月前,跟来进货锦书的糜家商队约好了,让糜竺算好日子,在他回益州之前,再来一次商队,给他提供尽可能充分的北方军阀的情报。
算算日子,三五天后糜竺的人就要来了。毕竟汉末通讯和交通条件那么差,千里之外跟人约的事儿,差个十天八天都很正常,谁海船还不遇到点风浪延误什么的。
李素在典韦和数百骑兵的保护下,缓缓策马抵达巴丘,就看到甘宁带着战船和水军前来迎接,阵仗很大,还卖弄地请李素登船检阅最近这段时间的封江成果。
李素上次经过巴丘还是一个半月之前,所以在此抵达港口的时候,他自己也被眼前的繁荣景象吓了一大跳:
“巴丘港的生意什么时候做得这么大了?就是我给子瑜公达他们写信,让他们组织官船运货来卖之后?”
甘宁一脸与有荣焉地说:“正是如此,自从当初将军说‘堵不如疏’,要阻止商人为利偷越走私,就要给他们尽量提供花样繁多的货源。后来诸葛郡丞就组织了几次商船队补货。
虽然现在蜀锦卖得依然不多,但其他僰道特产的民用铁器、自贡的井盐、南中的翡翠玛瑙、还有听说是诸葛家工坊特产的青瓷,如今销路都极好。
原本想冒死偷越去蜀郡进货新式蜀锦的商旅,也不再冒险突破咱的封锁了,就乖乖在巴丘港进货。这里已经是益荆扬豫徐五州富商汇聚的进货地了。
他们也都理解了我们为了对刘度、张津用兵,防止商人通过湘江资敌而封锁商路的行为。而且听说几个月之内都去不了巴丘上游,很多商人的船队规模反而大了,来的船也不拘样款。
好几家富商都说从咱这儿进货蜀地特产,价钱比去蜀郡当地买,也没贵几成,还省了他们自己找适航逆水的大船、通过长江三峡了。虽然单程少赚一点,却省事,安生。以后就算荆南之战打完、解除封关,他们也愿意继续在巴丘进货,只求咱以后也要保持供货。”
李素听了甘宁的解释后,也是啧啧称奇,对自己的封关举动造成的蝴蝶效应,感慨不已。
没想到后世岳阳这地方算不上什么著名的商港,就因为他“临时海关”的封锁举措,竟提前成了商旅胜地。
之前他还以为,因为宽幅蜀锦的供应量被限制,他还要屯着绝大多数蜀锦打益州的“租庸调法汇率保卫战”呢,所以巴丘这边诸葛瑾每个月最多给几千匹新货放出,商人们稍微尝到点甜头安抚一下后,发现卖完了,也就会碰壁走了。
现在看来,青瓷那些的市场竞争力也非常强悍啊,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巴丘盛况,着实出我意料,我一时兴起,且登高眺望商港盛况,附近可有烽火台?”李素吩咐道。
甘宁连忙拍马屁地一指:“将军请看,湖口江边,巴丘最高处,可不就是有烽火台么。这几个月,为了观察军情,防止诸侯商船偷越,我还特地在原本的土台基础上,又加高了三层,按城楼望楼形制。将军要观景,登楼即可。”
李素满意地点点头,在甘宁引路下安步当车,登上巴丘山顶,准备眺望商港繁荣。
巴丘这个地名,本来就是因为有一座洞庭湖口的高耸小山,所以才叫“丘”,因此烽火台不用层数盖太高,视野本身就不错。
登楼之前,李素心中一动,才想起一个事儿:卧槽?这巴丘楼,莫不是将来就成了岳阳楼?
其实,历史上的黄鹤楼、岳阳楼,最初都是东吴时期造的军事建筑。岳阳楼的前身就是历史上215年鲁肃出任横江将军、东吴都督,屯兵巴丘时修的。鲁肃请关羽“单刀赴会”的那次酒宴,也是在这座江边的楼台上。
而黄鹤楼是223年,也就是孙权派陆逊在夷陵抵抗刘备时,在江夏郡修的。当时是孙权对陆逊能否击退刘备心存疑虑,所以在敌后沿江要害之处层层设置烽火台警戒。
李素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历史上关羽在荆州各处要害修的烽火台,因为被吕蒙白衣渡江,成了笑柄,最后都湮没无闻,反而是孙权和鲁肃修的那些留下了传世之名。
不过既然有我在,咱修的军事前哨,怎么可能沦落到被‘白衣渡江’的下场呢。别说是假商人,就算是真商人都让你一个都过不去!乖乖进老子的货,走私者斩!”
李素心中思绪飘飞,忍不住技痒,就让甘宁拿文房四宝。
“笔来!”站在巴丘楼顶,吹着长江江风和洞庭湖湖风,李素爽朗地大吼一声。
时间正是六月天,烈日当空,幸好这座楼有飞檐遮日,李素身着最轻薄的天衣无缝五色锦袍,被风吹得猎猎飘飞,身上也不见汗。
手里的折扇呼呼作响,腰间的玉带、金鱼袋都环佩叮当,翡翠相击的声响好不清脆,一派当风飘逸的仙风道骨之感。
可惜没有照相机,身边也没有画家。李素都有点后悔没带老婆来了,要是带上擅长书画的蔡琰,那逼装得多美滋滋。
甘宁把一根蘸了浓墨的提斗大笔恭敬交到李素手上。李素就找了三楼那面朴素的石灰墙,直接“唰”地在墙上龙飞凤舞起来。
“初平四年春,赵伏波破贼长沙郡,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乃修巴丘楼,南遏张、刘,东禁资贼宵小,百商汇聚,风化肃然……”
“予观夫长沙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
后面都是一些写景的句子,也不用完全靠李素现编,他也记不太清了,就随便写几句,似是而非跟范仲淹的差几个字也无所谓。反正文采肯定是不会差的,篇幅倒是比范仲淹少了一半。
李素也不屑于多写景物,直接跳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先天下之乐而乐,不亦快哉!”
李素当然不需要“吾谁与归”了,他是官场的赢家,而且他向来是主张做官要既造福百姓也自己享乐的,这并不冲突。
谁让他做大蛋糕的本事厉害呢?为什么非要分蛋糕、民得利多他自己就得利少?
写完之后,他对文章很满意,冷静了一下才意识到字还是稍微有点丑——虽然比几年前要好多了。
主要是他岳父和妻子对他的书法实在太不满了。这几年闲下来他老婆就逼他写东西,一起切磋,说他的字太丢蔡家的脸了。
李素就笑着解释:“风太大,笔太重,有些笔走龙蛇了。”
甘宁又不是很懂书法,连忙夸赞:“右将军之字如长枪大戟,快意森然,龙飞凤舞,飘逸俊朗,灵动不凡,凡夫俗子不能及也。”
李素丢下毛笔,从旁边的亲随端的盘子里拿过茶盏和酒杯,各自斟饮了几杯,正在兴头上,忽然看到远处江面上有一大队船只靠近,行船法度森然,纪律严明,不像是商人。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83章 岳陽樓單扇赴會閲讀
人氣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線上看-第283章 岳陽樓單扇赴會推薦
“快去看看,来者何人?”
甘宁连忙警戒,不一会儿后过来回报:“报将军,是孙使君官营的商队,领队者是周瑜,他们的商队应该是上个月被我军堵住、进了货赶回去之后,心中不服,这次派了周瑜带兵来交涉、进货。”
李素:“晾他也不敢造次,把周瑜请上来吧,我就在这巴丘楼上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