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沙俄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靠譜啊讀書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二月份的圣彼得堡还是白雪皑皑天寒地冻,这个滴水成冰的季节让初来乍到的施瓦岑贝格非常不适应。
这个季节的维也纳断不至于零下二三十度,更不至于滴水成冰,看着道路两旁半人深的积雪,施瓦岑贝格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他终于明白当年拿破仑为什么会弄个灰头土脸了。
他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貂皮大衣,然后紧紧地握住怀炉,这才觉得稍微暖和了一点,不过就是这儿他依然觉得心中有一股寒意。
“彼得.沃尔孔斯基依然不肯松口吗?”
施瓦岑贝格一边紧握着怀炉一边略有些懊恼地问了一声,讲真的,对于贪得无厌的彼得.沃尔孔斯基他实在有点没办法了,钱已经送了一大摞,拐弯抹角的人情也带到了,但这位总是含含糊糊不给个准信,真心有点油盐不进的意思。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靠譜啊
实话实说,施瓦岑贝格有点吃不透俄国人了,这些该死的蛮夷虽然一个个打扮得跟法国上流社会贵族差不了多少,但不管是说话还是办事的风格却完全是东方式的,总是含含糊糊,总是云里雾里,总是让你捉摸不透。
这让他十分佩服自己的前任梅特涅,他想不明白那位老首相是怎么将俄国蛮牛驯服得服服帖帖甘愿戴上鼻环随便驱使的,而他别说牵着俄国的鼻子走了,差点要被这头蛮牛给顶得四脚朝天,难道他就比梅特涅差这么远?
施瓦岑贝格思绪一下子就飘远了,以至于他的秘书提醒了两声他都没有回过神来,半晌他才愣愣地问奥地利驻俄国大使道:“怎么了?你说什么?”
“首相阁下,我觉得您同俄国人打交道的时候应该更加灵活,这些家伙都是些狡猾的狐狸,很多时候都是光拿好处不办事的……您不能指望这些蛮夷有诚信或者良心发现……”
其实这就是在批评施瓦岑贝格了,这位大使对新任首相的做事风格实在有些无语,觉得他对俄国人实在是太予取予求了,这怎么能行!难道他不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些狡猾的老狐狸么!
施瓦岑贝格自然是听不进去这些批评的,他觉得这位大使有点目无尊卑,更何况奥地利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初可以跟俄国平等对话,现在有求于人怎么可能不放下身段?
他觉得就是现在他放低了身段俄国人都对他有点不理不睬的意思,这充分说明了俄国人其实并不怎么在乎奥地利这个盟友,这时候还不殷勤点,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俄国人跑到普鲁士人的怀抱里去?
他可是收到了消息,听说俄国人跟普鲁士人眉来眼去打得火热,这要是再不上心,普鲁士真的就要压过奥地利一头了。
“缅什科夫亲王那边还要再加强联系!”施瓦岑贝格哼了一声直接说出了他的判断,“另外你再联系一下奥尔多夫公爵,他也是关键人物,涅谢尔罗迭伯爵一再道明了他的重要性,我们必须上点心!”
施瓦岑贝格这话其实就是说他的大使不够上心了,这让后者又是一阵无语,因为大使觉得施瓦岑贝格交代了这么多重点,感觉哪一位都是关键人物,这么多关键人物一一都要照顾到,这不是说笑话么!
大使觉得施瓦岑贝格的工作完全就抓不住重点,这么多关键人物并不是每一个都亲奥地利,你怎么可能面面俱到,你得找到那些有兴趣跟奥地利合作的关键人物,然后集中力量攻克他们,这样才能办大事。
哪里能像现在这样,广撒网,看似面面俱到,但是力量完全都被分散了,而且让这些俄国人觉得他们奥地利都是冤大头,一个个都开始坐地起价了。
不过这些话他又不敢当着施瓦岑贝格的面明说,因为他听说这位新首相很不好打交道,对他们这些旧臣子根本看不上,他要是再直言进谏弄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多时,在施瓦岑贝格和大使先生的同床异梦中,彼得.沃尔孔斯基的府邸就到了。施瓦岑贝格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从容就义一般走出了车厢,顶着风雪坚定地向前迈进。
这样一副决绝的表情在大使先生看来尤其可笑,诚然圣彼得堡很冷,但你施瓦岑贝格下榻的宾馆和出行的车厢可并不冷,就这儿你还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样子,演给谁看啊!
大使一边吐糟一边陪着施瓦岑贝格走进了彼得.沃尔孔斯基的府邸,作为主人的他已经在大门口迎接,戴着海獭帽子一身熊皮的彼得.沃尔孔斯基远远的看上去就像一头憨态可掬的棕熊,只不过这头棕熊真心是能吃人的。
“欢迎您首相阁下,您的到来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照例一番寒暄之后,施瓦岑贝格有些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室内,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冷得浑身发抖了。
进门没多久施瓦岑贝格就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公爵阁下,我上次的提议您考虑得如何了?”
“哈哈,您也太着急了,这可不是我们俄罗斯的办事风格!”彼得.沃尔孔斯基打了个哈哈,瞬间就把话题扯开了:“今天您第一次光临寒舍,咱们先不谈公事,首先也是第一要务就是让我招待好您,否则您回去之后,我的同事和朋友们都会笑话我不懂礼数,没有款待好您!您可千万不能让我失礼啊!”
施瓦岑贝格有些傻眼,因为他来的目的真的就是谈公事的,谁想到彼得.沃尔孔斯基不按套路出牌,一上来就是酒肉款待,看看那大瓶子的伏特加,再看看那特大块的烤肉,施瓦岑贝格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抽抽了。
这一幕看得旁边的大事隐隐发笑,他自然知道自家首相可是受不了俄罗斯式的宽待,尤其是那伏特加能给他辣死,他那条细腻的舌头真心受不了俄罗斯的豪放。
只不过施瓦岑贝格完全没有拒绝的机会,因为彼得.沃尔孔斯基大手一挥已经宣布宴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