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詭三國 愛下-第2008章鹽鐵勝利,妥協大會鑒賞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小冰河,或者是叫『大寒之期』,为了防止恐慌性的问题,只是极少范围内的人知晓的秘密,毕竟后抢盐防辐射然后吃三年的也不仅仅是只有后世的人才做。因此斐潜治下大多数的人只是抱怨着天气,然后原本做什么,依旧是做什么。
长安之中,最受士族子弟欢迎的,也同样是最为清高之地,自然就是青龙寺,有空没空都会下意识的去转一圈。而现在,青龙寺之中,新开了一家书坊,就更是受到了士族子弟的追捧。
大汉人,其实很多人都是有些嘴炮性质的,因为在汉代,休闲娱乐的东西确实是太少了,稍微有一些别样的资讯,便是会被宣扬得到处都是,尤其是这些年轻一些的士族子弟,为了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更是喜欢说一些旁人不知道的事情,而这一家新开的书坊之中,显然就可以让这些士族子弟获取较多在这方面的优势。
因为书坊之中,出售的都是经过蔡琰,以及直尹院一众女官校验过的书籍。这些书籍被证明少了许多后人有意或是无疑掺杂进去的东西,是最为贴近原著的,自然受到士族子弟的极大欢迎。
就像是之前大家都看盗版,找不到正版,所以老大不笑老二,但是现在明明有正版了,并且又不贵,那么依旧还搞盗版的,就不是什么可以值得称道的事情了,甚至会让人怀疑其人品是不是有些问题。
在汉代,被人怀疑了人品,几乎就等同于一个废人了,所以青龙寺这里的蔡氏书坊一开张,几乎每到一卷新书,就有大批的人汇集起来,即便是已经有了这一卷的,都会仔细检查一遍,看看自家的藏书和蔡氏书有没有什么出入的地方,以免被人笑话。
蔡氏,或者说蔡琰能做到这一点,原因是她有个好爹。
千好万好不如有个爹好,这是千古不破的真理。别相信什么起跑线的鬼话,真正的起跑线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划出来了。当然,后天的努力确实会改变一些,但是在没有推翻原有阶级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个别现象,就像是勇者打败了恶龙。
蔡邕通经史、辞赋、书法,尤喜藏书,鼎盛时期所藏据说超过万卷,但是在历史上,他大部分的藏书以及他个人的作品,则都在战乱中散佚了。在原本的历史上,蔡琰留胡十二年才被曹操接回,说曾读家中藏书四千卷,但能够默写得出来的,最终只有四百多篇而已。
而在现在这个时空当中,因为没有那么凄惨的经历,大汉皇家图书馆的力量,就慢慢的展现了出来。
在成立了直尹院之前,蔡琰就已经在补全一些蔡氏遗失的书籍了,但是当时在学宫之中,毕竟不是很方便,现在就不同了,直尹院的女官,严格说起来都是蔡琰的属下,而这些士族仕女的文学素养,甚至比一般的男性士族子弟都要高,毕竟男孩子玩心比较重,而女孩子要是玩疯了,除非是出身公主,否则没人敢娶……
所以蔡琰在数名精通文墨的女吏的帮助下,默写出了许多蔡邕所修正的,或是其创作的近百篇文章,包括诗、赋、碑、诔、铭、赞、箴、吊、论议、祝文、章表、书记等等,也对于一些差异出入较大的经文做了勘正,就差像是当年蔡邕那样刻在石碑上了。
司马徽这个老狐狸自然不甘落后,对于大部分的书卷,都乐颠颠的写了『序』,表示这是经过司马氏肯定过的。郑玄起初还较为矜持,后来也加入其中,补了不少『跋』,甚至还等着蔡琰直尹院新校勘出来的新书抢着去写『序』……
斐潜没想去争这个,因为斐潜并不打算在文学之士的路上走得太远,能够维持自己现下的名声不堕,那就足够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把更多精力用更为宏观一些的方面上。
当然,就广义来说,这个也可以算是一种『文治』。
『还没有新书么?』一名士族子弟就像是马猴一样在蔡氏书坊之中穿过,表示着对于没有加更,呃,没有新书的怨念。
『要再过些天么……不过,你听说了没有?陛下在颍川开盐铁之论了……』
『什么?盐铁论?』
『咳咳,你不知道么?啊哈,那什么,在下还有事……』
『休走!讲清楚再走!』
顿时挑起话头的家伙就被抓住,不得不装成是『被迫』,『百般无奈』之下,讲起了关于许县之处盐铁大论的事情来……
……(*≧∪≦)(゚▽゚)/……
和骠骑之所在的长安不同,刘协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的惬意。但是人活着,终究是要有些追求的,刘协的追求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都不怎么认可。
刘协的心思很难猜么?
显然不是。
其实刘协要举办的盐铁论,这个想法也不怎么样,在许县的朝堂之内的人,都基本上能猜到刘协想要做什么……
刘协真的是在意盐铁么?是准备议论盐铁么?
就像是汉昭帝是真的在意盐铁么?是真想讨论利弊么?
刘协有限的几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场,似乎都不怎么样,这一次,算是刘协比较难得的,以正面形象出场的机会,至于像是被『乱军』逼迫得在城头大哭的情形,士族子弟可以选择性的忽略就是。
当下的盐铁,和汉昭帝之时有些相同,也有些不同,毕竟当年盐铁论,表面上是朝堂官吏和贤良文人之间争辩,但实际上是汉昭帝的妥协。
而这一次的刘协举办的盐铁论,依旧是一种妥协,却没有了争辩,更多几分切割。
在雒阳之时,像是这样比较正式的朝堂辩论,大多数都会放在德阳殿举行,但是在迁都许县之后,皇宫的面积自然就削减了许多,虽然主殿也叫做『德阳殿』,但是规格上小了不少,平时还不觉得如何,现在邀约的人一多,就显得憋屈拥挤了起来。
按照规矩,两千石以上的官吏,才有资格进得大殿面见天子,一般千石左右的,就只能站在大殿门口位置说话,千石以下的连大殿门都没有资格摸一摸,只能站在殿外石阶之处回话,但是这一次,人数太多,所以就成为了半开放式,也没有那么多的严格标准了。
当然,刘协认为这一次的会议是很成功的,至少人来得很多。
在开始盐铁会议之前,自然就是乡老代表向皇帝进献,少府太官令代表皇帝,赐酒食于献礼者。
第二步么,也是很有意思的一步,是各地郡吏进献了图籍,并且竟然也有关中和北地的图册……
曹操可以控制的区域自然不包括关中等地,但是大汉名义上还是一个整体,刘氏的架子就不能倒,所以装模作样的派个人代表了关中等地,也就是很自然的操作了。也就是说,其实斐潜在不知不觉当中就被代表了,想必也是华夏传统艺能。
其实从光武帝开始,就经常有皇帝会召开类似于盐铁的辩论会,或是辩论经文,或是争论时事,但是刘协这一次,却是他的第一次,不免有些紧张。
『许下初建,博士不全,文风稍减,难以辩经。今都既定,天下渐泰,当广四方才杰,纳八荒才智,中兴社稷,故开此议……』
虽然开场的时候讲的都是一些屁话空话假话,但是大多数人依旧是毕恭毕敬的听着,就像是这些话都是真的一样。
真的是因为许县初建,博士不全才难以召开这样的会议么?显然不是。难不成历朝历代汉家皇帝在质询辩论的时候,有规定必须要多少人以上么?之前刘协是想要办,但是曹操不愿意让刘协办,至于为什么不愿意,现在又愿意了呢?
呵呵,大家其实都知道。
这就是妥协。
就像是最早的盐铁论,简单来说,就是士族和朝堂争夺利益,而汉昭帝愿意召开这样的争辩的会议,其中的本意已经是很明显了罢……
汉昭帝显然是比起汉武帝来说,差了许多。若是汉武帝遇到这样的情况,怕是翻遍了字典也找不出『妥协』二字的。
没错,第一次盐铁大论,其实就是一场全面的妥协大会。
但是这也不能全怪汉昭帝。
汉昭帝是汉武帝最小的儿子,原本皇位再怎么都轮不到他的,他只需要吃喝玩乐就好了,毕竟在他头上除了早死的那个之外,还有四个哥哥,所以正常来说他只需要做好一个快乐的播种机,就可以平安过一生的。
汉昭帝据说怀胎『十四月』方生,啊哈哈,原本大家都当笑话一样的看待其母亲赵婕妤的表演,还称汉昭帝为『钩弋子』,完全就没那他当什么种子选手,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个称号……
然后在征和二年,发生著名的巫蛊之祸。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因受苏文、江充、韩说等人诬陷不能自明而起兵,兵败后自杀。
随之争储大戏上演,皇三子刘旦脑子抽抽,被人鼓动着上书要当太子,自然被汉武帝一巴掌扇墙上挂着去了。皇四子刘胥早就被养废了,也当不了什么皇帝。皇五子刘髆是李夫人所生,也是李广利的外甥,李广利和丞相刘屈氂谋划立刘髆为太子,结果暴露了,事发之后李广利投降匈奴,刘屈氂被腰斩,皇五子刘髆不久之后也死了……
于是乎,汉昭帝啥也没干,咣当一声,宝座洗白白就落到了面前,再这样的情况下上位的汉昭帝,为了让自己的屁股做得更稳当,在盐铁会议上和朝堂官吏、贤良文人眉来眼去,将他老爹好不容易立下的规矩联手给卖了,也就不足为奇了。
毕竟从古至今,崽卖爹田都不心疼。
从这个角度来说,巫蛊之祸其中的背景么,恐怕不是史书当中描述的那么的简单。就像是当下召开盐铁之论的背景,也不像是刘协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纯粹。
汉昭帝为了坐稳皇位,抛出了盐铁,收拢了原本暗戳戳支持各个皇子的世家士族重新归拜在他的脚下,但是也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使得世家士族逐渐的走向了地主豪强,地方割据……
刘协再次抛出了盐铁,并不是因为盐铁再当下有什么新的政策变化,也不是刘协真心为国为民在考虑什么,除了为了他自己的位置稳固之外,同时也包含刘协想要越过曹操的阻拦,拉拢一些人到自己麾下的小心思……
就不知道这一次盐铁大论,会打开哪一个盒子?
即便是刘协知道会开盒子箱子,刘协也控制不住这种欲望,毕竟他感觉自己真就是『孤家寡人』,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怕是真的就凉凉了。人心散了,队伍还能带么?刘协需要人气,需要聚拢人心,需要体现着他依旧是大汉天子,所以刘协妥协了,他可以出卖他的名头,他的身份,甚至他清楚的知道这一次会议基本上矛头都会指向骠骑,但是他也要这么做,要替曹操整合一下冀州和豫州的人士,同时在其中搞一点自己的小动作。
因为若是刘协不替曹操做点什么,曹操肯定不会同意召开的。曹操虽然没有出席,只是让曹丕出席,暗中似乎有些隐喻,比如『儿戏』之类的,但是同意刘协召开的这种行为,其实也是标明了一种态度,一种妥协。
曹操现在内部纷争不断,冀州豫州之间矛盾冲突也是很尖锐,所以曹操也需要一点调和的氛围,至少转化一些出去,所以即便是曹操心中知道刘协是想要借着盐铁大会搞一些事情,但是曹操也认了。
因此,在盐铁论上,谈着谈着就跑题的,也就很正常了。
比如说批驳骠骑将军搞的什么『青龙寺大论』……
原本汉代经学,是分为古今两派,但是如今骠骑将军斐潜提出了一个『求真求正』的口号,一下子就将古今两派打得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在冀州豫州的这一帮子人,他们既没有办法去影响骠骑,又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出声的场所,正急得上下乱跳的时候,刘协站出来了,所以即便是论盐铁,也不妨碍论一论其他的事情么,至少也要成为对喷骠骑将军的一个理论制高点。
『祖宗之法,乃圣人之遗……』
『旁门左道,岂可登大雅之堂……』
『与民夺利,绝非君子所为……』
『宜时宣法,乃当下之重……』
『跳梁小丑,绝非可以长久……』
几乎每一个人都谈及了关于时事的话题,然后猛然间发现大家竟然在光武之后,冀州和豫州又一次有了共同的思想,相似的基础,相互之间顿时好感大增。
搜嘎,原来大家的目标是可以一致的么!
于是乎,这一次的盐铁大论,在伟大的,圣明的天子刘协领导之下,在曹操荀彧等忠心社稷的官吏协助下,在广大的冀州豫州民众的支持下,暂时的摒弃了纷争,达成了有限的共识,为了大汉太兴四年,以及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天子刘协很开心。因为他终于获得了一个正面出场机会,并且成功的在冀州豫州乡老面前表示出了愿意吸纳更多的『贤才』,为大汉崛起重新中兴的伟大事业一同迈进。他只是妥协了『一点点』,但是现在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这是刘协的一小步,却是大汉的一大步!
刘协微笑着,即便是想要大笑,也勉力维持着皇帝的尊严形象。
曹操么,嗯,曹丕代表的曹操曹氏夏侯氏一派么,也开心。眼见越来越紧张的冀州豫州纷争,似乎可以暂且放下来,一致对外,对抗那个红色的魔鬼,呃,三色的骠骑,能不开心么?虽然让刘协出了头,但是朝堂大权依旧在握,而且度过了眼前难关之后,该怎么收拾不是照样可以收拾么?
曹丕脸上呵呵笑着像个傻子,但是小眼珠子却一直都在乱转。
冀州豫州的士族代表,自然也是开心。他们成功的展现了自己的力量,虽然还是需要付出一些,但是让天子刘协和曹氏夏侯氏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是离不开冀州豫州的士族支持的,没有冀州豫州士族的支持,大汉能行么?曹氏能行么?所以冀州豫州士族不再是单独的一两个家族,而是一个利益整体,可以正当的争取属于士族利益的述求!所以他们也开心。
冀州豫州士族乡老哈哈笑着,相互奉承着,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一圈下来,大家似乎只需要妥协一点点,就可以收获许多的开心……
德阳殿内外一片气氛祥和,处处欢声笑语。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这样的欢乐氛围,无疑是少有的,就连在外担任护卫警戒的宫中禁卫,都不由得相互侧目,跟着也有些欢快起来。
这些站在德阳殿外广场的禁卫,心中似乎多少感觉轻松一些。毕竟他们的本职工作是保护天子刘协,但是不得不又在某种情况下违背了这样的职责……
不是所有人都有做好无间道的心理素质的。所以禁卫听到德阳殿上似乎大家都这么开心,就有人觉得或许将来狗屁倒灶的事情会少一些罢?自己或许将来就不用那么为难了?
正在这些禁卫畅想着他们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忽然一股莫名的大风席卷而至,吹得广场上飞沙走石,甚至差一点就将他们的头盔吹落,猛然间就将他们头顶上的旌旗扯得直直的!
系着大汉旌旗的绳索或许是用旧了没及时更换,又或是风突然这么大瞬间受力太大承受不住,竟然有一面旗帜『啪』的一声崩断了绳索,然后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写着大大的一个『汉』字的旗帜,便在狂风之中『呼』的一声便飘然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