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塵封九界》-第二百一十六章 引蛇出洞,請君入甕鑒賞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陈二出了门,就见到暖阳带了一位穿着武脉统一制式服装的弟子。
武脉弟子见到陈二后,没有任何傲慢神色,只是简单说了下有人请他去武脉,便先行离开了。
陈二稍作整理了,也去往了武脉。
其实也没啥好整理的,就是把自己刚才烧过的纸条“毁尸灭迹”。
当陈二到达武脉偏殿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很多人。
有族长东方问天,有其余各脉脉主,还有武脉的长老,执事。
陈二虽然当众说出自己要挑起命脉大梁的话,但说到底,他只是命脉的一名弟子,所以他的出现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
只不过族长没说什么,各位脉主也没说什么,下面的人自是不敢多言。
偏殿里,有一张床,武脉前脉主东方明守在床前。
听到有人有脚步声,东方明回头一看,见到陈二后先是一愣,紧接着点了点头,又收回了目光。
陈二透过人群望去,东方语燕双眼紧闭,安静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的可怕。
仅仅是第一眼,陈二便眉头深锁。
这种状态,他听东方玄念叨过很多次,当初宁致远死前,和东方语燕一模一样。
双拳紧握,陈二心头无名火大起,自己刚想调查面具男的事,结果面具男就开始了兴风作浪。
“人到齐了,我就不废话了。”
东方玄缓缓起身,身影有些落寞,他死气沉沉的说道:“有弟子亲眼所见,武脉现任东方语燕遭遇面具男袭击。虽然我已经卸去了脉主之位,但弟子扔昏迷不醒,做师傅的不能不管。”
“因为整个东方家族只有陈二和面具男有过接触,我想请他过来,想从他这里了解一些情况,如果谁有不满,尽管朝着我来!”
东方玄的语气越来越重,到最后已经是不容反驳了。
众人都知道东方明正在气头上,所以没多计较,只是有些窃窃私语。
东方问天看向人群,皱了皱眉。
这时候,东方明离开床边,来到了陈二面前,面露难色的对陈二说道:“小友,我知道喊你过来可能会对你造成一些困扰,但是请你体谅一位做师父的心。”
“咱东方家族,只有你接触过面具男,所以我只能请你过来了解信息。”
“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请小友不要拒绝。”
陈二看着东方明,心里揪了一下。
当年,宁致远死的时候,东方玄应该也是这般模样吧。
为了追查凶手,宁愿同一个晚辈用这种带着恳求的语气说话,如果不是真的爱他的徒弟,肯定是做不到的。
“愿每份爱都会被善待吧!”
陈二暗中想着,点了点头对东方明说:“首先,面具男袭击过我两次,我命脉大师兄宁致远更是因为救我而被杀害,追查面具男,我本就义不容辞。”
“更何况,早在纳新选拔的时候,我就认识东方语燕了,虽然中间没怎么联系,但也算的上半个朋友,我没理由袖手旁观。”
东方明听到陈二肯定的答复,老泪纵横,紧紧攥住陈二的手,有些激动。
面具男如同是凭空出现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找不到任何线索。
他想为徒弟报仇,但无从下手。
“其实不用您多说,我也一直在查面具男的下落,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会开口。”
东方明稍微愣神,没有想到陈二会这样说,于是问道:“你这是?”
陈二缓缓扫过人群,毫不遮掩的说道:“这里的所有人,我都没有办法完全相信!”
人群中,顿时出现了一些呵斥声。
能进入偏殿的,无一不是东方家族的核心成员,怎么能受得了陈二的猜疑?
那是对他们的侮辱!
可陈二猛然回头,盯着那些呵斥的人,神色不善的问道:“我不说出来,是出于自保,这是人之常情。可族长和几位脉主都没说话,你们在这里吆五喝六是什么意思?”
“我是不是有理由怀疑,你们是想窃听一些消息?然后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陈二目光森然,被他盯上的几人瞬间偃旗息鼓。
这么大一个屎盆子扣下来,谁都不想戴,谁都不敢戴。
陈二说完,见东方明有些失望,沉吟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我加入东方家没有多久,有些事看不透,有些人看不清,所以很可能是我疑心太重了。”
朝众人一拜,陈二继续说道:“如果陈二的做法有失妥当,还请各位体谅,不过我可以一个折中的办法。”
东方明眼睛里又出现希望,急切地问道:“小友有什么办法?但说无妨,我可以保证在场所有人都没有问题!”
听到东方明的话,偏殿气氛才缓和一些。
陈二开始在屋子中来回踱步,一群人的视线在陈二身上,追着陈二一起在屋子里晃。
最终,陈二停下脚步,对东方玄说道:“您比我了解东方家族,了解在场的每一位人,我便将我知道的所有信息都告诉您,您可以告诉您相信的人。”
东方明点点头,然后就听到了陈二的传音。
过了好久,东方玄声音嘶哑的问道:“真的么?”
陈二重重点头,然后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诸位可以留下来看看是否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还有,从面具男曾经两次袭击中,我感觉他想做的事,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东方语燕这里,要加强保护,避免被面具男杀个措手不及。”
说完,大步跨出殿门,沿着山路,一步步下山。
山路上,陈二思考着一些事,走的很慢。
偏殿中的所有人都被请到了主殿,只留下了两名长老看守。
两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无语。
一人说:“咱俩这是被信任,还是不被信任?”
另一人撇撇嘴,自嘲道:“恐怕是不被信任了。”
主殿中,在东方玄告诉了东方问天和几位长老陈二告诉的消息后,几人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待众人都离开了,东方玄身边一人朝东方玄拱手。
“义父,您就真的相信陈二说的话?”
东方玄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脸,他对着齐公子说道:“你知道,刚才他对我说了什么吗?”
齐公子摇摇头,就听东方玄又说:“他和我说,他没有任何线索。”
东方玄说完这句话,齐公子脸色微变,大惊道:“那岂不是……”
东方玄点头。
“去吧,放出风声,就说咱们已经掌握了面具男的线索,再把保护语燕的人撤掉,留下两名长老转入暗中保护。”
“咱们准备引蛇出洞,请君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