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 月如火-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道場衝突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玉阳殿内圣光弥漫,石柱林立。
头上穹顶高达千刃,放眼看去,面积也是苍茫辽阔,极为浩瀚。
深处其中显得颇为渺小,让人神情不由自主就凝重了许多,生出不敢打扰之心。
有袁晨带路,林云很快就来到了此地。
在云阳殿的尽头,有一处极为开阔的道场,耸立着一根又一根石柱。
在尽头处,有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对岸一尊青色石台悬空而立。
石台下方流水环绕,后方高墙绘制着极为磅礴的古老壁画。
二人到来之时,此地已经聚集了不少剑修,人数比林云预想中的要多。
“人还真多。”
林云略显诧异。
天道宗并不是以剑立宗,但却能聚集起如此多的剑修,且修为大都是涅槃境后期。
林云稍稍一瞥,几乎没有三元涅槃得存在,至少都是四元涅槃。
五元涅槃六元涅槃,甚至七元涅槃的顶尖翘楚,都不在少数。
林云身边不太起眼的袁晨,其实也是四元涅槃。
这些人修为不尽相同,唯一的共通之处,就是都掌握了天穹剑意。
一眼看去,竟接近快两百多人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txt-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道場衝突鑒賞
这就是东荒第一圣地吗?
林云心中惊奇,不过转念想想,这帮人也都有涅槃境修为了,掌握天穹剑意也不算太过惊奇。
“除了四大剑修之外,能来的圣传弟子基本都来了。”袁晨在一旁说道。
“四大剑修?还有这说法。”林云好奇的道。
“夜师兄以前不是圣传弟子,自然不太清楚,这四大剑修可都是传奇人物。皆以掌握半步星河剑意,且修为达到了八元涅槃的恐怖境地。”
袁晨解释道:“这四人都憋着一口气,想要晋升星河剑意,从而成为天道宗剑修第一。所以常年在外进行生死间历练,一时半会很难回来。”
“这其中没有幽兰圣女吗?”
林云好奇的道。
“幽兰圣女年岁太小,有四大剑修说法之时,她还未入涅槃之境。”袁晨笑吟吟的说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道场,想寻一处地方坐下。
道场很大,两百来人在其中极为空旷。
大殿内,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了林云,谈话之声都刻意小了许多。
他是新晋爆发的后起之秀,又在地组强势拿下第一,更与两大圣女关系暧昧。
在这群圣传弟子眼中,自然颇为不爽,毕竟光是两大圣女就有不少追求者了。
何况,他才刚刚和夜家翻脸,不久前又得罪了章家。
他是地组第一,可在场众人都是天组选手,内心深处对他并无多少服气。
“夜倾天,你还真敢来幽兰院!”
一道刺耳的声音突然传来,正与袁晨闲聊,准备坐下的林云抬头看去。
却见道阳宫那群人所在的位置,一名青衣剑客,神色冰冷的看向他。
瞧见这说话之人,四方顿时寂静下来,各自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果然,还是夜家的人率先发难了。
说话之人正是道阳宫圣徒夜盺,五元涅槃修为。
在场之人,十之八九看林云都不太顺眼,可怒气最盛肯定还是夜家之人。
没办法,青阳圣君被林云扇耳光的事,早已在天道宗传的沸沸扬扬。
此事让夜家颜面尽失,一个后辈晚生,竟然扇了自家老辈两个耳光。
堪称石破惊天,夜家晚辈皆觉得颜面尽失。
“奇怪,这地方我为何不能来?”
林云面露笑意,丝毫无惧。
“夜倾天,你目无尊长,以下犯上,欺师灭祖说的就是你!”
夜盺忽然起身,冷冷的道:“真当夜家无人了,没人能收拾你了?”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意,大师兄说的没错啊,这夜家是非真不是一般的多。
别说他不是夜倾天,就算是夜倾天,也没有半点对不起这夜家的地方。
“夜师兄,莫生气。这里毕竟是玉阳殿,天璇剑圣的道场之地。”
一旁袁晨连忙开口道。
“你算了什么东西,一个下九峰的废物,这地方也有你说话的份?”
夜盺瞥了眼此人,目中没有丝毫客气。
“天璇剑圣竟然连下九峰的人都请来了……”
“实在没啥必要,下九峰的人能有多少潜力,即便能有天璇前辈指点,也不过是浪费资源罢了。”
“也就下九峰的人,才愿意和夜倾天这种人混在一起。”
不仅是夜盺,几乎是他话音落下之后,许多人对袁晨的身份也开始种种攻击起来。
言语之间,多是不屑之色。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一世獨尊 起點-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道場衝突閲讀
林云心中恍然,难怪这袁晨之前见到自己那般亲切,怕是早就知道这帮人是什么货色了。
袁晨神色尴尬,多少有些怒意,可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
“滚一边去,我夜盺教训族中叛逆,轮得到你来多嘴?”
夜盺却是没有客气,身形一闪,便随手一掌朝着袁晨拍打过去。
轰!
这一掌极为凶狠,将其六元涅槃的修为,完美展现出来。
袁晨五元涅槃修为,猝不及防之下硬扛这一掌,只怕是会相当狼狈。
可这惊雷闪电般的一掌,将要落在袁晨身上时,竟然一人无声无息挡住了。
出手之人,正是林云!
夜盺眼中闪过抹怒火,当即运转鬼灵级功法,涅槃之气涌动,使上了五成之力。
可林云依旧淡定的接住了这一掌,相持之下,神色从容。
他嘴角勾起抹笑意,淡淡的道:“夜家看来是真的没人了,你比夜飞凡似乎也强不了多少。”
唰!
瞧得此幕,现场顿时惊奇无比,诸多不可思议的目光落在林云身上。
涅槃之气!
林云身上涌动得竟然也是涅槃之气,没记错的话宗门排位战上,他才不过死玄境五重修为而已。
这才多久而已?竟然涅槃了!
更让人感到夸张的是,这般修为对抗之下,夜倾天竟然没有落在下风。
要知道,两人现在可都未动用剑意,这是纯粹的修为对抗。
咻!
道场之中,几名体内涌动着强大生气,修为深不可测的青年同时睁开双目,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云。
见僵持不下,夜盺收手退后几步,森冷的笑道:“你既然主动出手了,那我也省的去找其他理由,今日非扇你两个耳光不可!”
这夜盺倒是狂的不行,自信之极,觉得林云已经出手,反而是给了他出手的借口。
“夜盺,夜倾天可是幽兰圣女亲自请来的,你夜家的事在大,也大不过幽兰圣女。”
幽兰院王子岳眉头微皱,出言冷喝道。
“呵,不过一个无耻之徒罢了,我还真不信,幽兰圣女会对他另眼相待。”
夜盺狞笑一声,体内圣气涌动,当场便欲爆发。
“住手!”
可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呵斥传了过来。
伴随着话音而来的,还有一股可怕的气势,这股气势浩浩荡荡,滚滚而至。
瞬间,便让道场上的人压力颇大。
几人回头看去,却是幽兰圣女白疏影,不知何时悄然而至。
“幽兰圣女!”
见到白疏影的模样,众人眼中皆是眼前一亮,就连林云也稍稍看了眼。
好机会!
夜盺瞧得此幕,却是眼前一亮。
砰!
可他刚要出手,林云苍龙剑心察觉危险,一道掌印后发先至落在其胸口。
惊天巨响中,夜盺嘴角溢出抹血渍,直接撞在了石柱上。
这一幕,瞬间就惊住了众人。
谁都没想到,夜倾天一掌之威,竟有如此恐怖威力。
“夜倾天,你偷袭我!”夜盺挣扎着起身恼羞成怒,立刻倒打一耙。
众人眼中顿时露出鄙视之意,嘴角有不屑之色。
“终究还是个无耻之徒。”
“刚入涅槃就这般张狂,纵使剑道天赋了得,又能有何成就?”
“一个下九峰的淫|贼,能上的了什么台面,圣女可是来帮他的,他却乘人之危,呵呵。”
……
四方讥讽之色传来,这些天组圣传弟子,皆高高在上。
袁晨惊呆了,他明明看到是夜盺要动手的,只是林云太快了。
白疏影眉头微皱,她方才没有看清,可理智告诉她夜倾天应该不至于如此。
七天之前,她与对方接触时,对方可是丝毫都没有为难她,让她印象改观了不少。
“夜倾天,我信你为人,你不如解释一下。”白疏影出言道。
林云随意坐下,笑道:“若有人信我,我自不必解释。若有人不信,解释了也没人信。何况,我本就不在乎这些。”
“所以,即便你被人骂无耻之徒,也不在乎?”
白疏影眉头微蹙,眼中露出些许愠色。
林云抬头看去,这丫头咋又生气了,顿觉无趣,淡淡的道:“我在乎不在乎,都不关圣女的事。”
“圣女何须与他多言,我出手好好教训他就是了,让他知道出手偷袭,就不该枉称剑修!”
優秀玄幻小說 一世獨尊 月如火-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道場衝突熱推
夜盺趁势拱火,起身之后,冷笑一声就想着再对林云出手。
他是真觉得自己被偷袭了,不然绝不至于被伤的那么狼狈。
林云眼中闪过抹不屑之色,目光玩味的看向此人。
“夜盺,圣女面前不得无礼,回来吧。”
就在此时,道阳宫那群人所在的角落里,一名冷峻青年,缓缓开口。
他修为深厚,气息凝练,话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正是夜家年轻辈中,领军人物之一夜青鸿。
“青鸿哥既然开口,那便不与这人一般见识。”
夜盺听到此人开口,神色纵有不甘,可也收敛许多,言语间颇为恭敬。
【惭愧,说好调整作息,结果还是写到五点才把三章写好,小月给大家拱手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