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04章 耶耶要釘死他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李治议事结束,就去了武媚那里。
“孩子如何?”
“还好。”
看了一眼两个孩子,李治坐下,神色有些疲惫,“今日有人建言,大唐当倾全力征伐辽东,随后有人反对,提及了前隋之事。争执的不可开交。”
武媚摆摆手,周山象等人悄无声息的退下。
“陛下,高丽终究是祸害,不过何时征伐臣妾不敢妄言。”
“高丽在辽东搅动一方,比突厥为害更烈。”李治眼中多了冷色,“前隋无法覆灭,先帝也未能成功,但朕定然要灭了高丽!”
这个帝王不是外面看到的软弱,他的雄心壮志不比任何帝王差。
而且他还能隐忍,这一点很难得。
若是杨广能有这等隐忍,何至于身死国灭?
武媚笑了笑,“那臣妾就等着看献俘了。”
“此事另说。”李治突然换了个话题,“你给贾平安可说了那件事?”
“说了。”
李治突然出神,半晌说道:“隐户看似不起眼,可危害不小,贾平安行事看似果决,可那些人却不会轻易低头。若是僵持,朕也只能再派人去,暂时低头。”
帝王低头多了,威信也就没了。
“陛下放心。”武媚却颇有信心,“平安行事稳妥,想想他十余骑就敢攻城,臣妾就不担心。”
李治点头,“你果然识大体。”
晚些李治走了,武媚急心火燎的道:“赶紧……让人去百骑,告诉平安,要小心些……”
贾平安接到消息不禁笑了,邵鹏板着脸,“这是昭仪关爱之意,莫要轻视。”
“是。”
贾平安知晓阿姐的担心,“这便和征战一般,谋划,厮杀……告诉阿姐,我既然出征,自然不胜不归!”
百骑旋即出发。
……
云阳县县令闻春礼吃了早饭后,就去县廨坐班。
事情三两下解决了,天气冷,闻春礼就在火盆边打盹。
“明府?”
外面有人,闻春礼茫然抬头,眼珠子动了动,呼吸几下,这才清醒过来,“进来。”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皱眉,“冷了。”
外面进来一个小吏,“明府,马松来了。”
闻春礼恼怒,“老夫才将压制了姚昀,他也不知道避嫌?若非他堂兄马佑和老夫有交情,老夫哪里肯为他遮掩?”
晚些,一个俊朗的中年男子进来,行礼,“见过闻明府。”
“你来作甚?”
闻春礼皱眉。
此人便是马松,他的堂兄马佑乃是凤州刺史,当年曾经提拔过闻春礼。
马松洒脱一笑,“我听闻那县尉姚昀在叫嚣,说是定然要让我绳之以法,此等凶徒还留在县里作甚?闻明府,我有一个法子,可让姚昀只能俯首离去。”
闻春礼冷哼,“什么法子?”
马松抬眸,自信的道:“他是县尉,只需寻个案子,先让那人招供,随后明府假装去巡视,再让那人喊冤,如此翻案,明府得了明察秋毫的好名声,那姚昀失职,只能滚蛋!一举两得!”
“这……”
闻春礼一脸踌躇,“此事不妥,极为不妥!”
马松笑道:“此事毫无把柄,明府还担心什么?一个假案子罢了。”
马家的子弟都是这般聪慧吗?难怪老夫为县令,那马佑却一路高升。
晚些,县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县尉姚昀带人查探,当即抓到嫌犯,一番拷问后,嫌犯麻利的招供,于是案子就破了。
第二日,闻春礼带着人去视察监牢。
“明府请看,这便是最近收押的三名人犯。”
姚昀带着他一路进去。
“冤枉!闻明府,我冤枉啊!”
嗯?
闻春礼皱眉,看着那个跪在牢房里的人犯问道:“你有何冤屈?”
人犯抬头,“闻明府,姚县尉威胁拷打我,不招供就打死……”
闻春礼回身看着面色大变的姚昀,“查!”
马家,马松举杯,几个男子笑道:“好手段!”
马松矜持的道:“只是不想理会他,没想到他竟然敢带人上门来查隐户,随后还死性不改,那便让他丢官去职,以为后来者戒!”
众人随即畅饮。
一个仆役进来,“郎君,说是百骑来了。”
马松皱眉,“百骑来作甚?去打探消息!”
有人说道:“莫非是过路?”
众人点头。
可晚些消息传来,“郎君,说是查姚昀被打之事。”
马松放下酒杯,推开腻在身边的女人,沉声道:“为首的是谁?”
“贾平安。”
马松皱眉,“此人在长安听闻颇为得意,来此查此事……不该啊!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小觑,盯着他们。另外,王兄……”
下面一个男子笑道:“小事耳!”
众人哄笑。
马松笑道:“此次让百骑无功而返,家兄定然欢喜非常。”
……
百骑已经安置下来了。
贾平安和明静去了县廨。
“那姚昀行事粗鲁,这不,才将屈打成招,那人犯喊冤……”
闻春礼神色平静。
“竟然如此?”
明静有些诧异。
若是如此他们就算是白跑了。
贾平安问道:“什么案子?”
他想查?
闻春礼说道:“盗窃案。”
贾平安哦了一声,“今日太累了些,明日再来。”
等他们一走,闻春礼骂道:“马松就是个祸害!去,把这个案子全数抹平了。”
要抹平并非难事,只需把失主和人犯两边对好口供,你总不能拷打被害者吧?那样的话,闻春礼就敢召集人手驱逐百骑。
想到这里,他不禁笑了起来。
而贾平安和明静出了县廨后,就在琢磨此事。
“我觉着这个案子怕是有些问题。”明静很是自信的道:“想想,那姚昀才将得罪了地方豪族,被闻春礼打压,他哪里还敢屈打成招?”
“可姚昀若是恼怒动手呢?”
人一恼怒了就会冲动,冲动就会犯错……
“是啊!”明静想到了自己的冲动,当初为了百骑贷,竟然帮贾平安洗衣服,真是屈辱啊!
“那此事从何处着手?”明静自问自答,“我觉着该去查这个案子,查清楚了,若是有假,那一切迎刃而解。”
“说你变聪明了,实际上还是蠢!”
贾平安摇摇头,明静大怒,“你又聪明?”
“比你聪明一点。”
明静怒,刚想喷,就见到了市场,“哎!哎!”
“干啥?”
贾平安回头,明静指着市场说道:“我想进去看看。”
“你自家去吧。”
贾平安上了阿宝,自顾自走了。
“男人!呵!”
明静摇头,不屑之极,随后两眼放光进了市场。
“明府,贾平安回了驻地,随行的内侍进了市场,流连忘返。”
闻春礼微笑道:“内侍都贪财,果然。”
有人低声道:“要不要给些好处?”
闻春礼皱眉,“那是陛下的人,弄不好就是弄巧成拙,不过……去看看他买了什么。”
“明府,此人弄不好就是去暗中查探什么……”
“有这个可能,小心些。”
晚些,那人回来了。
“明府,那人在市场里到处问价钱,多是女子用的东西,还用笔记了下来。”
嗯?
这个不对吧?
“你没看错?”
“没,我借机靠近,就见上面写着那些货物的价钱,每一家都分别列了出来。”
嘶!
闻春礼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是为了宫中的某位贵人采买?如此才说得通。”
众人面色凝重,有人说道:“明府,若是咱们这边价钱高了,宫中的贵人会不会不满?”
闻春礼抚须,微微颔首,“去一个人传话,首饰脂粉这些东西都要价钱低一些……不,盯着那个内侍,但凡他去哪一家,就令那一家便宜些卖给他,差价……老夫来补!”
这是个极为巧妙的拍马屁方式,众人不禁暗赞。
……
“我回来了。”
明静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喜气洋洋的。
“武阳侯呢?”
明静得意洋洋的道:“今日大丰收,告诉你们一件大好事,这云阳县的东西,比长安的还便宜,还能赊欠,武阳侯呢?”
“武阳侯说去挺尸。”
明静满头黑线,“去,叫醒他。”
包东摇头,坚定的道:“武阳侯打盹不能叫,起床气特别大。”
老娘还真不信!
明静昂首:“去不去?”
包东拱手,“明中官要不去试试?”
“去就去!”
明静昂首挺胸的过去敲门,“哎!起床了!”
里面没动静。
明静怒,捶门,“起床了!”
里面寂静……
“滚!”
明静木然,缓缓回身。
包东已经闪人了。
“贾平安!”
明静回身低声咒骂,“赶紧出来!”
“出不去?”
“不出我进去了。”
明静尝试推门。
“耶耶喜欢果睡,有本事你就进来!”
贱人!
我和哥哥跑车的那些鬼事 雷波
明静抬头,忧伤的道:“百骑贷弄些吧。”
“什么意思?”
门开了,贾平安打着哈欠,“你不是有钱吗?”
“全花光了。”明静心急如焚,“武阳侯,借些钱吧,我长安有钱,回头还你。”
“这不对吧。”贾平安好歹从商品社会穿越而来,对市场规律的了解碾压十个明静还有余,“你说这边的东西比长安还便宜?什么东西?土特产?”
明静笑吟吟的道:“全是女人的东西,连首饰都比长安的便宜,我发财了……”
这更不对了。
首饰的成本分几方面,原材料的价钱应当都差不多,其次便是工匠的成本,以及店铺成本,这些长安比云阳县高。
但看明静的意思,分明便宜了许多。
“要多少?”
明静生出一根手指头,再弹出两根手指头,“一千钱……不,两千……三千……”
三个屁!
“给你一块金子,自家去换。”
贾平安丢出一块金子,明静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我百骑之虎,我明静今日服气了!”
她旋风般的跑了。
“有人会想哭!”
贾平安继续挺尸。
不知过了多久,鼓声起,有人在外面说道:“武阳侯,明中官还没回来。”
贾平安骂道:“耶耶就知道这货是个疯子!”
那个娘们真的……换后世妥妥的剁手族!
贾平安起身出来,雷洪送上毛巾。
冷水洗脸,顿时精神一振。
“去市场查!”
贾平安满头包,“他能去哪?”
“开门!开门!”
“是明中官!”
大门一开,浑身挂满包袱的明静进来了,喜笑颜开……
“好便宜!”
老子败给你了!
身处这等有风险的地方还敢一个人去购物,这等精神剁手族也比不过。
晚些吃完饭,众人在正堂聚集。
蜡烛质量有些问题,烧起来噼里啪啦的,不时炸一下。
等人到齐了,贾平安说道:“此事本来只和隐户有关系,可揭穿此事的县尉姚昀却深陷丑闻之中,要查,那只能去马松家查探,可此刻他家定然戒备森严,不好进。”
明静今日大满足,于是格外的惬意,“直接查他家的隐户不就行了?”
她就坐在贾平安的身边,说着还掩嘴打个哈欠。
“已经去查了。”
“如何?”
“没有。”
贾平安并未觉得奇怪,“若是能被咱们查到才是咄咄怪事,此事后续如何……”
包东举手,贾平安点头。
“下官以为要查马松的背景。”
贾平安点头,“已经去查了。”
明静觉得自己的智慧不该被轻视,“去问姚昀。”
贾平安没说话。
明静问道:“可是不妥?”
贾平安说道:“我晚上就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一起!”
明静理直气壮的道:“我去监督你们。”
你特娘的别拖后腿!
晚些,贾平安带着几个人摸了出去。
城中也有巡夜的,但被轻松避开。
姚昀家此刻亮着灯,贾平安点头,包东上前敲门。
“谁?”
里面压低了声音喝问。
“百骑!”
房门打开,姚昀见到贾平安时不禁落泪了。
“进去说话!”
“下官发誓……马松今年收了五户人家,以往的还有许多……”
姚昀诅咒发誓,贾平安突然问道:“那五户人家进了马家可有证据?”
姚昀低头,“进去就是失踪了,下官是接到人举报,一查,那五户人家果然去了,随后一路问,都说去了马家。”
进去就是失踪,隐户就相当于是失踪人口。
这个比喻果真恰当。
但也就是说,姚昀帮不上忙。
“那个案子说说。”
明静站在边上,发现贾平安一点也不着急。
“那个盗窃案子有人报案,下官带着人去,发现了那个人犯,一拷问就说了,可谁曾想明府来查探,他却高声喊冤……”
“赃物呢?”
“赃物说是都卖给了过路商人。”
擦!
这是个坑!
坑的就是姚昀。
众人回到了住所。
贾平安下午睡了许久,此刻睡不着,就在正堂里坐着琢磨。
明静睡了一觉,半夜起来,见到正堂还有人,就瞅了一眼。
贾平安在写写画画的,抬头皱眉,“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你那个……”
明静哆嗦着进来,蹲在火盆边伸手取暖,“那个姚昀没用了,咱们还是得查那些隐户的去向。这大活人总不能凭空消失吧?”
这个女人常常展示智商,但也常常展示自己的无知。
贾平安的眼神让明静怒了,“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贾平安觉得有必要给她上一课,“你可知晓马家有多少朋友?那些朋友有多少田地?那些田地能隐藏多少隐户?”
明静一怔,“别人帮忙隐藏……不怕被牵累?”
“隋末时造反的那么多,谁怕牵累了?”贾平安打个哈欠,“所谓同气连枝,否则哪来的江山?”
“哦!”明静觉得被碾压了,就指着贾平安说道:“你亵渎皇室……”
“证据何在?”
“你把皇室和这些地方豪强相提并论,说他们都是一伙的。”
这可是把柄,我是要百骑贷免息,还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怎么报仇?
让他给老娘洗衣裳!
不对!
明静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
“谁证明?”
明静:“……”
是哈,谁来证明?
贾平安起身,“小心尿裤子。”
他伸个懒腰,随即回去。
明静这才发现膨胀……
老娘真不该进来!
第二日,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武阳侯,查过多次了,确定马家并无隐户。”
“果然。”
明静这才发现贾平安料敌先机,但下面怎么办?
她眼中多了煞气,“拿下马松!拷打!”
包东赶紧起身,“明中官,那马松的堂兄乃是凤州刺史马佑,这无凭无据的拿人,闻春礼就敢和咱们对峙。随后消息传到长安,那些豪强都会为马家说话。”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眼神明晃晃的都是嫌弃。
智商有问题就不要出来显摆了。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明静在深呼吸。
贾平安轻扣案几,分析道:“此事八九不离十,如此该从何处入手?”
“潜入马家!”包东肃然道:“下官请缨,若是暴露了,下官一人承担。”
“你以为马家还会有证据在?”贾平安骂道:“蠢驴!在这等时候马松早就把那些账册给收起来了。马家那么大,难道掘地三尺去寻?谁知道马家是否还有别业?”
包东低头。
“那要查谁?”
明静反问。
“查闻春礼!”
“查他?”明静不解的道:“他最多是个帮凶,没有证据如何查?”
“查闻春礼的家境和家产,耶耶要钉死他!”贾平安狞笑道:“就查他!”
……
晚安!